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10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11]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开心到圆周运动。  

个人认为本章极其带感。

深夜更新不做鸽子。

是坐火车读大学前最后一篇在家里电脑上码的文。

                              [10]

  凌晨两点,月黑风高,正适合行动。夜的掩护下,两道人影绕过灯火通明的繁华街区,穿行在高墙遮丑的贫民窟,越过污水横流的棚户区,脚步悄无声息未惊醒小巷里酣睡的流浪汉,在某户人家矮房的屋顶上躬身,翻越充斥着低俗涂鸦的土墙,假装夜归的上班族旁若无人走过两个有监控的街区——再有几百米,就是那位雷家大少爷的下榻所在。

  “三点时会有一次守卫责任交接,在本国守卫撤离和外国守卫进驻完毕之间大概有十五分钟真空期。”转到无人的街角,格瑞在金耳边再叮嘱一遍行动方案。

  “明天他们就交易,我们一次性搞定。”压低声音回复,金示意万事俱备。

   得益于高级建筑设施周围的丰富绿化,两个人要找到一个可以观察目标点的藏身之地简直易如反掌——比如这种别具一格的中空式圆形灌木。两个人逼仄地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彼此的呼吸在寂寥的夜里听得一清二楚。可能因为调整姿势的关系,格瑞的手不经意间蹭到了金的脸颊,后者脸噌一下红了,只是专注着任务,不敢把视线从目标点移开看身边人哪怕一秒。时间慢慢过去,责任交接如期而至,看着两队国籍不同的人在远离正大门的地方做着冗长的问候和繁琐的交接文件签字,二人钻出灌木直接从正门进入,整个侵入过程历时不过数秒,等有心之人转身确认情况,一切平静如初,好像刚刚只是刮过一阵风,或者一只野猫恰好路过。

  在灯火通明安保遍布的宾馆内不被发现难如登天,至少遍布于各楼层的数十个摄像头不会允许——但假如,假如有某几个摄像头恰好坏了或短时间失灵却不被人发现,侵入的路线就有操作的余地。从正门进入直奔常闭安全出口,在一楼监控之外的范围翻越到外墙沿落水管攀爬数米,从四楼安全出口的窗户翻回楼内——这里的监控已经恰如其分地坏掉了。而感谢该宾馆老板暴发户式的品味和资本主义压榨劳动人民的腐朽,这里有一座工地常见的运货电梯——相对的,吝啬的老板怎么可能为了监视自己手下的穷工人在这座贵贱分明到寒心的电梯里加装监控,乘着电梯顺理成章地向上,金属摩擦发出的刺耳嚣叫被加厚的水泥墙吸收得一干二净,毕竟资本家大多好面子,等有人发现这座形如棺材的机械状况不对至少要到白天,而现在,这座棺材正载着二人为别人送终。出了电梯是十楼,外面是一条笔直的长廊,让这第二个监控质量堪忧般卡住五秒并丢失期间的记录对金绝非难事,而这段时间足够两个训练有素的人消失在拐角,然后:

  前方是雷家大少爷的私人领域,禁止任何形式的监视,但有一位私人保镖在主人门前日夜守候。而现在他的作用,就是被一麻醉针放倒昏睡在厚重的窗帘里并告知潜入的二人目标的确切位置。

  雷大少爷下榻在保镖面对而非背对的房间,对此格瑞打心眼底里觉得出发前拜访雷狮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市面上的宾馆锁可不能难倒金,不过须臾之间,门禁闪烁着绿灯,滴滴两声后房门便打开了。 

  潜入后顺手带上门是个好习惯。走到客厅的二人几乎被里面的装饰晃花了眼:镶金的餐桌,翡翠的沙发扶手,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背面缀着红宝石,还有……穿着睡袍擦着头发从卫生间走出来一脸不知所措的雷大少爷。

  双方三人迎面杵着差不多半秒,雷大少爷吼出声的报警被他硬生生咽回肚子里,干笑了两声把手上的毛巾搭在沙发扶手上,他抬手示意眼前两位不速之客坐下,他努力理解着现在的事态,咽了下口水后彬彬有礼地微笑:“远客到来未正装相迎有失礼数,还望原谅,两位请坐。”说着自顾自坐下后伸手要为客人倒茶。

  “茶杯底下的报警按钮,你的头,自己选。”格瑞拔出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对准雷大少爷的额头,“记忆棒或者U盘。”

  “恕我不能给你们。”

   格瑞摁住了旁边要拔枪的金,举枪的手水平不动,他盯着那双和雷狮很像的眼睛,“你没有为了他国不惜命的理由。”

  “是的,所以才不能给你。”似乎是看出对方不是一味蛮干的莽夫,眼前的雷大少爷像是真的放松下来,他完全无视对着自己的手枪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有人拜托过你们留我一命吧。”

  “异想天开丢了命可不值得。”格瑞握枪的手紧了紧,径直伸过去顶住对方的额头。
  “诶诶别这样别这样。”顺从地举起双手,雷大少爷挂着优雅的微笑开口,“我私下认为就算丹尼尔心大不提醒,我那个自以为是的三弟弟也会好心插手。”

  “卖国贼和我们套近乎是没有一点用的!”一直没出声的金一出口就是气愤的语气,看来“卖国”确实触及了他价值观的底线。但奇特的,被枪顶着脑袋的人听了这低贱下劣的称呼却不露丝毫恼怒之色,“看来小朋友没有这位银发小哥聪明啊。”他转过眼来看着格瑞,“你们总不会以为前台也跟着换防吧?或者你们运气这么好?”

  “说重点。”格瑞咬紧牙关一刻也不敢放松,相比反抗的目标,圆滑的目标,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是更危险的,因为现在分不清对方是不是在努力周旋。虽然理论上他们时间充裕,但每在这个房间里待一秒,每和这个对手僵持一秒,他们二人的危险程度就呈指数上升。

  “我就直说了吧。”从口袋中摸出一个U盘在二人面前晃了晃,雷大少爷干脆一仰半躺在沙发上,“喏,这里头的情报,假的。”他随手一扔把U盘扔到金怀里,“看哪里不顺眼你们自己改了我也没意见喔,电脑就在旁边,你们随意。”

  下定决心一般,格瑞把手枪又向前移了几寸,“我总不会傻到相信这里面的东西是真的。”而金也把那东西扔垃圾般丢了回去。

  沉默了半晌,像是穷途末路,雷大少爷却又神经质般地笑了起来,吃了豹子胆一样抬手拨开格瑞的枪,他把电脑搬过来面对二人,“丹尼尔培养了一个不错的孩子。啊不,一对。”他转头看了看金又修正。

  “以防万一我几小时前要到了这个,我叫它免死金牌。”他说着点开了一直放在后台的一个视频。

  格瑞持枪的手并没有动,他歪歪头示意金播放视频。

  丹尼尔的脸出现在屏幕里的时候,格瑞依然没有动。

  “格瑞,金,请你们理解,这件事情对于组内也是保密的。黄昏舞会不过是个幌子,此行的真正目的在于和目标交换情报。关于另一个案件。”

  “关于星辰坠落。”

  格瑞冷若冰霜的外表出现了一丝裂痕,而金完全一副搞不懂状况的样子——虽然他表面上装得洞悉一切就是了。

  “从上次行动中你们也应该能察觉到,我们组内可能存在星辰坠落主谋的协助者,唯一你们被信任着,因为……金,这件事情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真的很抱歉。”屏幕中的丹尼尔微微低了低头。

  金发人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两只手紧紧攥着膝盖的裤子,在凉爽的空调房内额角也微微沁出冷汗。他死死盯着屏幕内丹尼尔的眼睛,看他眼里表达未说的话的含义。

  “我们有消息证明,秋就在主谋手上。所以此行成功与否的重要性自不必说,接下来的行动,你们全部便宜行事,必要也可回国,我会给你们机密资料最高权限。”最后丹尼尔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祝你们好运。”

  视频放完,格瑞像是松了一口气收起了枪,金则仍然低头握拳一动不动。

  “姐姐……”

   倏地,一双手环过了金的脖子搭在他的肩膀上,格瑞的声音沉稳而让人安心:“金。”他低头看着自己发小的略带水汽的蓝眼。

  “你姐姐秋,很强。”他停了停补充道,:“比我们还要强得多。”

  “格瑞……”

  “哎行了行了,鼓舞人心的话你们回去慢慢说吧。”把失去实际作用的U盘扔到沙发上,雷大少爷不懂风情地打断二人,随即操作电脑打开一张图片,图上金发金瞳的人一副孩子模样,左脸颊上的星星刺青却莫名嚣张得刺眼。照片只有一个侧面人像,却难以想象地显示着他的与众不同,甚至轻狂跋扈。

  “他叫嘉德罗斯。”雷大少爷又给自己倒了杯茶,“就这些,没了。”

  “就这?”想要提出质疑的金被横档的手拦住,格瑞站起身,“谢谢,走了。”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末了,把沙发上的U盘扔还给对方,“记得看看你的贴身保镖。”

  “劳烦担心。”雷大少爷笑着朝二人举了举茶杯。

  临要迈出房门,金突然回头斟酌了几秒似乎是在措辞:“那个……对不起啊。”

  “别,反正是不是卖国贼自己心里清楚就成。哎图片文件不用拷贝一份?”

  “不用了,长相好记得很。”格瑞说着搭上了门把手。

  猝不及防的枪声和警报打破了外面夜的宁静,隐隐有中弹的哀嚎和指挥的吼叫,格瑞闪电似地拔出了枪,而金也条件反射般拔出枪蹲下,再看刚刚还云淡风轻的睡袍人,此时他笑容全无满脸凝重,走到一堵墙后从悬挂着的大衣里拿出手枪,他一边穿着运动鞋一边看向二人。

  “如果你们想回国整合资料大可不必了。”

   他那双和雷狮很像的眼中透露出复杂的情感。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择日不如撞日。”

  继无声潜入之后,一道耀眼的金光,把这里安静的夜残忍地摔了个稀巴烂。


碎碎念:

作者始终认为最佳的潜入就是正门突入开始无双。

想不到吧雷狮他哥居然洗白白了hhhh。

火车上尽量写一章,今后就能抽时间抽时间了。

开学前一周突发奇想提笔,现在也写了几万字了。

我就想,在文字中与读者分享我的理解,所以我真的很希望有更多人能看这篇连载,虽然lof机制现在对新人写手很不友好,但我还是相信未来会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人能一起开心地探讨。

凹凸热度不比当初,所以确实希望官方能做好第三季来抬升一波热度,开学了,大家都有正事,没时间产粮吃粮也实在是没办法。

瑞金的故事简直就像我自己的经历,只是可惜我没法像写故事一样给自己和自己爱的人都随心所欲安排一个完美的结局。

不屁话了,又不是从此咕咕。

最后仍然,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