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11

首章指路:[1]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开心到平抛运动。

求关注评论qaq 没电脑码字不易啊。  

                              [11]
远处路灯底下站着的人长相看不清,但是正如格瑞所说,那金发金瞳的样子,好记得很。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理直气壮般一手叉腰一手扶着肩上的火箭筒,完全不怕远程狙击的样子——他当然有本事不怕,毕竟浑身上下绑着的炸药完全有本事毁灭包括大楼在内的周遭一切。他挂着轻蔑的笑容,火箭筒口不断向前方恣意喷洒着死亡。外围防御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撕裂收紧,金发人就保持着微笑一步步向前走着,可由于强如霸主的气势,没有哪怕一人敢站出掩体对他主动开枪。嘉德罗斯身旁一男一女两位随从掩护射击做得滴水不漏,更重要的是,除了路灯下的他们,身后的黑暗里,嘉德罗斯到底还带了多少人?
“真不行。”目标在射程之外,房里的三人也只能干看着,格瑞冷不丁说这么一句,想是评价嘉德罗斯暴风骤雨轰炸下羸弱不堪的防卫人员。身为主人的雷大少爷待要说些什么,只听得门响,开门由装束观察估计是房主的亲信。来人似乎对屋内有别人显得有些惊讶,但这番前来,事态也可预见很是紧急。
“大少爷,对方火力很猛,您是不是从小路移步别处暂避风头?毕竟……”
“就在这哪儿都不去。”房主回答得很干脆,“所有防卫人员全部集结,抓不到人,尸体也行。”得到命令的亲信退下,格瑞看着拿手帕死命擦汗的眼前人面无表情道:“你这样没用的。”
“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下去。”金欲开门走出,“他也是人,不过一枪的事情。”
“不行!”格瑞拉住金的袖子阻止了他,“火箭筒无差别攻击,而且他全身都是炸弹……”而雷大少爷则无可奈何似的耸耸肩。再往窗外看,防御网已经被压缩到大楼外十数米处了。
“至少先逼退,你们这么多人,火力压制都做不到,手枪队?”格瑞皱皱眉,得到肯定答复后头疼地揉揉太阳穴,“重点是两个护卫,少了他们俩,这家伙也不敢造次。”
“可这个光靠那些人也搞定不了啊。”金烦躁地摇摇头,一度又有再冲出去的想法。
说话之间,嘉德罗斯的三人小队步步紧逼,在窗口几乎已经能清楚看到他们手中武器喷射出的火舌。格瑞把窗户打开一条缝,将手枪伸出窗外。可冷不丁地,只看见嘉德罗斯身后绿发女人手一摆,枪声骤停,搞不清状况的防卫队还各自躲在掩体后面不敢露头。此时嘉德罗斯手上的火箭筒不知何时变成了个高分贝扩音器。
“里面的虫子听着,我此行不要什么狗屁情报,雷家那个杂碎就躲在桌子底下庆幸自己生还吧。”他的笑容愈发嚣张,高举着喇叭冲楼内大吼:
“远道而来调查我的人,你们也在里面吧。给你们三分钟从里面滚出来,飞机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来面对面聊聊,到了时间你们如果要当缩头乌龟,我可就把这里全炸了。”他说完旁若无人地席地坐下:“计时开始哟。”
此时屋内三人一时无言,谁泄漏了情报?为什么到这里要人?他还知道什么?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下不下去?
“这下可好,预定的情报交易也给这家伙捯饬黄了。”雷大少爷认命似地苦笑,“剩下的事你们自己决定吧。”
“格瑞,我们……”四目对视,金的眼睛里没有丝毫迟疑,不仅是为了任务,还有……
“走吧。”格瑞没多说,转身拉开了门。
……
枪战后的土地满目疮痍,空气中散发着高温金属和蛋白质变性混合的恶味。格瑞和金走过畏手缩脚的防卫队,径直走向等候着的三人——此时嘉德罗斯已经从地上坐起,暴虐的笑容中似乎又带着一丝愉悦和满意。他把扩音器扔到地上,转而面向二人:“总算来了。”
格瑞冷着脸,金跟在一旁也一言不发,二人就这么无声地走进,十米,五米……
“停下!”绿发的女人——名为蒙特祖玛的贴身护卫举枪喝止,与此同时,格瑞和金停步,举枪对准嘉德罗斯。现场气氛陡然紧张,这是坠于微发的重物,是危危欲裂的薄冰,一切一切都在诡异的沉默中越陷越深,因为现在一点细微的扰动,就有可能会有人中弹而亡。
意料之内的,僵持是嘉德罗斯难以忍受的。摆摆手示意蒙特祖玛放下枪,他双手环抱放在胸前:“我想我们得聊聊。”
“你想聊什么?”金几乎要嘶吼着质问对方姐姐的下落,但这个命令被身体执行之前就被底线的理智扼杀了。
“不知道啊。”嘉德罗斯摊了摊手,“我真没想到你们就两人出任务。”
沉默只又持续了一秒,这次是格瑞主动开口:“你没有理由黑进我们的决策层。”
“如你所见,只不过你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才好猜,方便多了,所以你们还是渣渣,被敌人摸的一清二楚。”嘉德罗斯说完一声嗤笑。
与头脑灵活的劲敌缠斗不是什么轻松的活,特别是一晚上遇到两个——即使第一个是友军。格瑞无视太阳穴突突地跳动,数种应对方案在脑中形成又被很快否决——情报实在太少了。
“叫我们出来总不会只为了显示你的自大吧,嘉德罗斯。”他冷言到,真是讽刺,只是一小时不到,刚才持枪逼人的他们现在反转到了需要努力斡旋的立场上。
“别这样嘛,所以说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格瑞?还有……金是吧?”金瞳蓝眼相交之际,金条件反射般往前踏了一步。而格瑞适时地拉住他,侧身对着嘉德罗斯:“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吧。”
嘉德罗斯嘁了一声没说话,雷德——一直沉默的红发护卫一开口就是嘲讽和不知从何而来的愉悦:“你们是笨蛋嘛,哎祖玛你等我说完嘛。哎好好好,你们真的是笨蛋,一举一动都被摸透了居然这么久没发现耶。”
极端糟糕的消息,还一个接着一个。二人默默听着不动声色,现在不是猜忌任何一个同事的时候。坚固的堤坝上纵使出现一丝裂痕,嘉德罗斯也有本事将堤坝沿着裂痕瞬间砸得粉碎。见二人不说话,嘉德罗斯狞笑着一步步走近,而格瑞则抿着嘴扯住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握枪的力气大到五指发白。没有人说话,但所有人都清楚,在无声的对峙中,输掉的人,会死。
“砰!”刺耳的枪声打破了寂静——却并非出自嘉德罗斯,格瑞,金,或防卫队。
谁?谁在妄想渔翁得利?

碎碎念:大学内第一更。没有电脑用ipad码字再转到手机发送真的好累啊,只能逐渐习惯了。
刚到大学事情好多没有太多时间码字【躺】
请多多谅解!
感谢您的阅读和一直以来的支持!笔芯!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