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二人一校[1]

没错我跑来更新了,不过是校园paro。大概有时间写一点,一天一小段,写写幼驯染的大学生活。
今天写军训。
生活梗大致和作者生活轨迹重合。
请务必读出文字中的怨念。
我是爱着军警paro的,相信我。

当金在高中军训一天晕倒三次后,秋担惊受怕又无不庆幸地安慰他,大学军训就是养老两周——事实上金也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和格瑞同校同专业最重要的是同寝,军训什么的根本没有理由害怕。虽然进校门时秋意义不明得眼泪汪汪,但是金始终相信,大学生活当然是无比美好的啦。
有幸的是,两小时后他的美好愿望就破碎了。
“格瑞......这个鞋子真的好硬啊……而且橡胶味这么重!”用食指和拇指尖夹住散发着诡异气味的军训鞋,金嫌弃地把它们扔到阳台上,并对床上一大堆粗布制作一看就知道穿得不舒服的军绿色衣裤发愁。
“格瑞我们真的要洗它们吗?”
“是的。”
诸如新衣服不下水会穿起来对皮肤不好的道理金是懂的,可是手洗这种布料的衣服加上洗完之后晾在杆子上滴滴答答滴水的样子实在是有够糟心的,最重要的是:
这鞋子穿起来和光脚踩在地面上根本没区别啊!鞋底还自带钉子全方位无死角杀伤啊!
金站在阳台开始双手合十对天空祈雨,顺便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军训项目不累和教官和蔼可亲上。
当看到学校发的雨衣时金马上希望万万不要下雨。
于是就艳阳高照咄咄逼人,正午的太阳成功在两小时内把金发蓝眼小少年变成黑不溜秋非洲人。
前辈的鲜血教导我们,防晒霜是维护自己外表和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
教官长着一张娃娃脸,人如长相的和蔼可亲,放一班学生站着就不管了,做小动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项目只有站军姿一项。
可是这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鞋很硬,且带钉。
金甚至希望他们能多几个项目不要让脚每一秒都受到全方位战略打击。于是他收到了下午新生安全教育课的消息。
完蛋,不但午觉没得睡,回寝室换双鞋休息一下都办不到了。
走一步跛一下的金用渴求的目光看看格瑞,意图寻求被背着抱着扛着前往目的地,后者快速移开视线并借口系鞋带在路边坐一会休息。金分明在格瑞永恒不变的表情中看到了我很累三个字。
晚训一言以蔽之,就是对脚,腰,大小腿进行的全方位多角度高密度轰炸式虐待。附赠隔壁女生队列单身狗没有女朋友的嘲笑。
对此格瑞面无表情,瞥了一眼快要倒下去的金后趁教官不注意倾斜了一下脚并调整了一下站姿。
他们需要一双柔软的鞋垫,或者一架柔软的轮椅。
回寝室的金衣服都不想洗匆匆洗漱倒头就想睡,却被通知明天下午摸底考试。
“什么?我文学专业为什么要考计算机?”对着班级助理的背影,金绝望地喊。一旁的格瑞默默打开手机开始询问学长考试方向。
想到第二天的早起,疼痛,考试。金两眼一闭,倒在格瑞床上。
“格瑞我想姐姐了……”
“格瑞我想教官明天生病......”
“格瑞我饿了......”
睡吧,梦里啥都有。格瑞起来关了灯,在金感激的注视下躺到金的旁边。
生活才刚刚开始,有你的话,我的退缩全都沦为口中戏言。

碎碎念:你们有彼此,而在陌生的城市和陌生人中,我只有我自己啊。
【逐渐和同学认识中,真的好累,晚安。】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