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二人一校[3]

我今天单词没背完还跑来兢兢业业更新。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班助我就要迷路并晒死在拿快递的路上了。
晚训穿自己鞋子没被发现,耶。
军训进度3/15

新生入学教育是任何一所大学的老例,从校内注意事项到防火防盗防色狼,听得人耳朵起茧子。但对于刚结束早训的孩子们,软乎乎的沙发椅和冷气全功率的空调,听讲座,简直是天堂。
看讲台上的漂亮女老师放着生涯规划的宣传片,金从一局手游中抬起头,早晨起太早,环境太舒适,还有免费高速wifi,导致大多数学生并没有在认真听讲。金瞥了一眼身边的格瑞,只见他也毫不掩饰,捧着手机刷着英语单词。
“格瑞你也不听啊?”
“我不需要别人帮我规划我的人生。”
“嘿嘿其实我也是。”
格瑞看了金一眼,消化掉那句你只不过是想玩游戏。
在拖了整整半个小时后,饥饿的少年们才被放出礼堂——请各学长学姐在各食堂注意回避。
......
饱餐一顿后的金一个人拿着高德地图走在校园里。格瑞被辅导员叫走了,而金正好有个快递要拿——床上挂篮,大幅提升寝室幸福感的利器。所以虽然骄阳似火,在午睡前把快递取了绝对是明确的选择。
问题在于我们至今仍然不知道路痴与错误地图结合会花多长时间找到自助取货机。
在第三次从自己宿舍楼下走到学校大门后,金一个人可怜兮兮蹲在便道的树荫下——中午太热,连找个人问路都做不到。他掏出手机,3%,要死。
呵,苹果手机的烂电池。
他颤颤巍巍拨通格瑞的电话,听到电话里熟悉的声线差点泪如雨下:“格瑞我找不到在哪拿快递。”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秒,但可靠的格瑞总是能给人安心感:“穿过教学楼到足球场隔壁的宿舍......哔!”
电量不足自动关机。完蛋,可靠的格瑞也下线了,世界末日。
金委屈巴巴地站起身,想找个环卫大妈问问,终于在跨过女生宿舍后碰巧遇见了自己的班助。
金本想扑到人家身上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满头大汗抱着大纸箱往宿舍走的金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跟紧格瑞。
......
夜训是轻松的,但是如果夜训完还要被班助叫到教学楼开班会,问题就很严重了。矛盾核心无非是两点:洗澡,洗衣服。
所以当班助招呼着想竞选班委的同学上台自我介绍时,金就绝望地趴在桌子上——想早点回去,不存在的
冗长的开头,经历介绍,愿景,决心,希望大家多支持,金默数着上台的人数,百无聊赖玩着手机。
在倒数第二个同学撕心裂肺吼着为同学着想之后,最后是格瑞——能力出众而被辅导员强迫竞选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走上台,面无表情:
“格瑞。”
“不早了,散吧,我说完了。”
台下的金钦佩地目瞪口呆,原来这就是为同学着想的最高境界嘛?
回寝室,洗漱,洗衣服,上床。机械化的操作,在一天的劳累加持下显得分外麻木僵硬,等熄了灯躺在床上,黑暗中金不咸不淡突然开口问:“格瑞你睡着了吗?”
“......没。”
“格瑞我有点想姐姐了。”
“格瑞大学真的好累啊。我今天单词还没背呢。”
“格瑞......”
“睡觉,明天还有早训。”黑暗中格瑞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或许只有金知道,这是发小特殊的安慰方式。
黑暗中手被握了一下,没有多余的话,金翻了个身,床铺没有家里的宽,睡起来还是有点不太习惯。
但是不能老翻身,弄得床晃会影响格瑞。
他平躺着看着天花板,思考下铺的格瑞在思考着什么。不多时睡意压过情绪,带着一颗疲惫的心滑向梦境。
其实格瑞没在想什么,他也只是看着床板而已。似乎这样就能看到上铺的他了。
夜很静,两厢无言,心自明。

碎碎念:
我今天晚上去班会又迷路了,路痴属性随金。
码完睡觉。
兢兢业业啊!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