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二人一校[4]

今天踢正步累瘫。
我每天完成背单词任务才能码字,所以啥时候更新完全取决于背单词快不快。
如果晚上背单词到好晚估计就要咕咕【被打死】
军训进度4/15
马上超强台风要来了,请南方沿海城市的大家都照顾好自己。
我并不想我幼驯染被台风吹到。可我也没办法。我并不能把他接来。

大学新生间的互动是增进友谊的一剂良药,特别是军训休息时方阵与方阵之间,特别特别是男生队列和女生队列的友好互动。
所以入学五天便升级为荣誉班宠的金同学就被推到几个班所围成矩形的正中央。
“来一个,来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男女女齐声吼着,看金发少年茫然无措的样子又默契地大笑起来。
其实金也并不是怯场,唱歌的话虽然魔音绕梁但总算死皮赖脸开的了口,唯一的问题是,他正躲在队伍后方拿手机看着自己主队的比赛,教官问一句谁愿意表演,不知道被哪位老哥一推就踉跄两步站到了队伍外面。这下好,枪打出头鸟,还一击毙命。
金暗自庆幸自己藏好了手机,一脸尴尬的看向格瑞——此时他好像对远处绽放的烟花产生了浓厚兴趣,并没在看金。
好吧,死金不怕开水烫,唱就唱吧。
“好吧,我唱一首〈泡沫〉,希望大家能喜欢。”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你所有承诺,全部都太脆弱......”
烟花灭了又亮,在空中绽放出满天星斗,那是比繁星更亮的闪烁。
“相爱的把握,要如何再搜索?相拥着寂寞,难道就不寂寞?”
烟花飞向高空,升高,升高,然后终其一生,点燃一片苍穹。
那火映在格瑞眼里,明了又暗,掩饰不住紫眸人心底的涌动。
他曾无数次作为对方的肩膀,拭去眼角的泪珠,他被作为他的后盾和屏障,可反之又何尝不是?
金发人虽已成年,身体脸庞仍是没长开的孩子模样。可就是从孩子时刻起,他就一直喊着自己有能力保护他亲爱的人,持之以恒至今未变,话语单调到让人听着耳朵起茧子。
可确实的,他们也会在对方穷途末路时未能同舟共济。很突然的,格瑞在心底陷入很深远的自我诅咒和后悔中,他开始想,为什么之前我没在你身边,如果之后有一天我没在你身边你会怎么样。
人人都以为我沉静,优秀,低调。可我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解决你惹的乱子就有够累的了。
我用想过平静生活做伪装,撒着自己都已经相信的慌。其实正视内心后才能一遍一遍告诉自己——
我只是希望你在我身旁。
紫色的眸子暗了暗,恰逢一曲唱罢,金入列坐到格瑞旁边,蓝眼被烟花映得可亮,他没说话,只是期待地望着。
很好,格瑞本想这么说的,可是他忍住了。反常的表现会被表面神经大条实际心细如发的孩子一眼看穿,说不定还会让他担心。
“以后多练练。”
不出意料的,金发人露出一点点“这样啊”的小失落,但看得出来心情并不坏。坐到阴影处摸出手机,果然他还是很惦记这个。
之后的夜在篝火晚会和才艺表演中悄然过去,解散,回寝。金跟着格瑞走到无人处开口:“格瑞你开始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格瑞停住没说话,头偏了偏。
“你也在担心我们主队输吧,嘿嘿,我都看出来啦。格瑞表面不喜欢看比赛但实际上还是很关心的。对不对?”
有点看穿真相的小得意和体贴发小的小骄傲,金说完就自顾自傻笑起来。
格瑞有点想笑,于是他花一个不能被捕捉到的瞬间笑了一下,拿钥匙打开宿舍门,他回头对金说:
“随你怎么想了。”
“但现在,你快去洗澡。”

以后的人生,希望我陪你看日出日落,看海睡去醒来,看灯火通明的城市,看你明亮的眼睛。
【突然出现的表白言论】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