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二人一校[5]

台风军训放假养养伤,膝盖已经要废了。
放假固然是好事但还是希望台风不要对沿海人民产生太大损失。
南边的小伙伴记得做好防范措施。
它真的,马上要来了。

沿海的大学的初秋,保不齐一阵台风吹来一片云,就送来了新生梦寐以求的放假。在已经开始刮大风的操场上例行公事地坐着消磨掉今天的训练时间,金无聊地玩着足球场上的假草皮——学校台风预警通知已经下了,军训授课全面暂停。
现在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休息自己酸疼到失去知觉的大小腿和膝盖,顺便默默盘算好风雨交加的日子窝在宿舍做些什么。金心猿意马地想了想放在柜子里吃灰的平板电脑,美滋滋计划一番后猛然想到举着四级词汇面无表情的格瑞,笑容凝固在脸上。
大学生,抓紧时间读书考证才是最正确的。道理都懂的金仍然垂头丧气地揪起两根草洒在裤子上——反正这裤子军训完就不穿了,也懒得洗它,脏就脏吧。
格瑞在离金不远处迎着风坐着,若有所思望着天又摸出手机看了看。金凑过去一瞧,是超强台风的红色预警。
是时候添置些储备粮了,二人同时这么想。
当格瑞看到金抱着几盒牛奶和两包甜甜圈进寝室并一股脑扔在自己床上的时候,他没坑声,沉着脸把躺在自己床上舒服地打着呼噜的金毛团子揪起来去走廊上打热水。
热水瓶灌满,矿泉水两升装提回来几瓶,够四五日伙食的方便面和不知金从哪淘来改善伙食的水果和零食,这便是应对台风的战前粮草准备。格瑞把阳台窗户关好贴上封条,干了的衣服全部收进柜子放好,其余转挂在床沿边,避免灾难过境风怒号卷我阳台数件衣的惨剧。
坐在桌边,台风之前热风带来的高温还没有完全散去故开着空调,而关了门的寝室内隐约已经可以听到户外迭起的烈风。金洗了澡从卫生间出来,头发湿了一片滴滴答答把睡衣都打湿了一点,格瑞颇为无奈的翻翻白眼把怕麻烦的发小扯过来擦干头发,检查一切完毕提早关灯上床躺尸。
台风过境,把一众新生从军训苦海中暂时解放出来,黑暗中的寝室极静,只有愈来愈强的风撞击着窗户发出咻咻的怪声。沉默了许久,金开口问:
“格瑞你说台风来了沿海一些居民是不是超惨的?”
格瑞沉默了几秒没说话,如他所熟知的,金是一个好孩子,关心着身边身外认识不认识的很多人。不染圣母性格之矫情也爱憎分明,在学校放假的狂欢中还惦记着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格瑞当然知道大自然的冷酷。它随手制造灾难,随手夺去生命,孩子沦为孤儿,家乡化为废墟,无依无靠的人在残垣断壁下瑟瑟发抖,没有食物无依无靠,自生自灭逐渐死去——他清楚极了。
人如果没有光,面对毁灭肯定会陷入疯狂,何谈积极应对?
而正因为想护住一团火,才在众人慌不择路时泰然自若,并非不畏惧,而是连毁灭也在所不惜。
所以谁不畏惧自然呢,有珍惜之物而咬紧牙关罢了。
“早先出台了预警,启动应急预案,损失总归会减小很多。”
有过去毁灭的洗涤,才有了如今水来土掩的经验。
“睡吧,不用担心。”
格瑞平躺着,听上铺人呼吸逐渐平稳。沙沙声起了,雨落,但万事俱备下,报道的力度固然大,现实也给人莫名的安心感。
听着雨声,格瑞闭上了眼。

深夜更文,明日窝在寝室。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