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浊滥

首章指路:《蛛网》

下章指路:《冒渎》

原著向 有微量雷卡嘉出没及死亡 有黑化翻转画风突变

本脑洞来自魔圆剧场版《叛逆的物语》 有一句台词引用 再次鸣谢 @冥幽靈【葛叶】 太太的脑洞提醒。

3500左右小短篇 一发完

微科幻 概念不影响阅读

希格斯玻色子自旋:某种假说,质量的成因

真空衰变:只需要知道是一种高效的毁灭宇宙的方式

bug有 脑洞出品 别认真求轻槽


  广阔而毫无天体作为定位的宇宙,叫做虚空。这里全都是惨白的寂静,让人待着不多时便会发疯;这里全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让人匍匐着自我品尝绝望,这里没有活人——或者说本不该有活人。

 格瑞在虚空中高速穿行,似盲目,却也坚定。在出发之前,他只和秋,神使秋说上了四句话:

  至于凹凸大赛的最后,所有力量汇聚在格瑞和金身上——而从占比看前者与后者无可比性。

  本次大赛目的独特,虽然有一个能操控质量的孩子,最后神们仍然选择了金。

  金被神困在虚空尽头,只有格瑞你能救他。

  小心。

  首末句是陈述事实和无意义的叮嘱,第三句是任务导向——于是格瑞开始细细咀嚼第二句话的含义。他想起了海盗殒落的那个黄昏,金黄色的王者扶着棍伫立在山丘上,夕阳在它背后映出黯淡的辉光,焦土横生的地面上没有想象中的血流满地,只不过半截残缺不全的头巾,和渐渐消逝的数据块。废墟中绿装红巾的男孩跪着,沉默许久,默默抬头看向高处给他们带来毁灭,死亡,审判的英雄,帝王,刽子手。

  格瑞知道男孩叫卡米尔,旁观了这场恶战,他无从评论,成王败寇而已。

  只是那孩子站着,无悲无喜,身体渐渐悬空,似是为了凝聚力量。只是......

  只是他在半空中悬停几秒后颓然落地,化为数据逐渐散去。此时丹尼尔裁判长现身,宣布参赛者卡米尔死亡。

  丹尼尔裁判长亲自?

  格瑞在漆黑的虚空中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自主打了个冷颤。

  强行扼杀力量,被处死的参赛者,欲盖弥彰的丹尼尔。

  没有对嘉德罗斯和雷狮的战斗评论分毫,却宣布了卡米尔的死亡。

  格瑞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发现这显而易见的破绽。

  无定身躯,这能力本身就是大赛的一个重大失误。任意调节自身质量,是颠覆希格斯玻色子自旋效应的禁忌之力。那个逐渐浮空的孩子,只不过是想把自己的质量调到零,为自己的大哥举行一场宏大的葬礼。

  没有质量却客观存在实体,格瑞没有怠慢穿行速度,却也同时操纵着大脑全功率运行。答案此时已经很明白了。

  一如本应该却并不存在于记忆中的人。当那孩子的力量得以释放,他将成为宇宙的起源和终焉,他将打破现有宇宙哄骗世界的谎言。

  虚粒子涨落的一瞬,连神都将死去。真空衰变将以光速贯穿整个宇宙,没有生命或者说物质能够幸免。

  所以神阻止了他,可他们却掳走了同样拥有巨大能量的金。

  格瑞绞尽脑汁,试图寻找二者之间的异同。相同的,这需要联系到事情的本身——这场大赛。

  逐渐崩坏的支配体系,桀骜不驯的参赛者,流失的能量。

  收集整合然后重构一切,所以他们需要一把钥匙。

  金就是钥匙。

  格瑞开始陷入一种诅咒自身的情绪中,事情已经走到无法挽回的一步,而他此行想必是最后一搏。

  抽空金的元力后在个体死亡的瞬间包裹在特制限制立场中——这对神并不是什么难事。一个保持非死非生薛定谔状态的纯能量体,这就是钥匙。然后他们只需要一次对撞,一次听话的对撞,神自身化身数据后躲避灭世创世的惊涛骇浪,最后,重生在新的世界,暴食新的能量,奴役新的生命。

  美好的结局,但对被毁灭者未必。

  在漫长的疾行中,思维由涣散凝聚成点,实体化为前方一片微茫的闪亮。

  那是虚空的尽头,神也永远无法逃脱的地狱,金的牢笼。

  那是穷尽诸神之力制造的一片高维力场——准确来说,是无视一切物理法则的限制革除立场。从外围格瑞能看到里面平躺着的无数个金,高维的视觉效应使人体内部的血管血液的各个剖面也能清晰可见。无限细节的致密循环,油然而生的排斥感。

  但格瑞只是挥刀,凝聚了熟识不熟识之人力量的烈斩,不负其所见皆可斩之名。故此行只能由格瑞亲力亲为,一整个宇宙的存亡作为筹码被扔在豪赌的桌上,寄托着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刀尖划过之处,空间化作星星点点的碎片逐渐崩塌散去,向远方漂泊半晌,高维跌落爆发宏大的能量照亮一隅虚空,像是庆祝幸存的壮丽烟花。格瑞稳稳向前,刀尖精准得像是在舞一曲怜悯剥夺之歌。一寸又一寸,烈斩恰到好处地凝滞在某个刹那,再往起能看到一个平躺的金,一个单纯的三维空间球泡。

  格瑞用一个四肢张开的姿势义无反顾跃了进去,身体慢慢陷进空间——这似乎是一个独立的小宇宙。

  金,我来了。

   ......

    一个小世界,一座坟,一个人。 

  现在是两个人了。

  在格瑞面前的金犹如在装睡——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格瑞的认知里金从来没有老实的睡相。两腿夹住被子双手环住格瑞脑袋还要埋进肩膀里,这已经算比较优雅的睡相了。所以一方面格瑞也愿意感性地认为把以这种不舒服睡姿躺着的金叫醒并不会是什么难事。在维持立场抑制状态以避免死亡的同时将预备好亲和力较强的元力缓缓注入,在输入达到阈值后迅速破坏立场,使薛定谔状态往生存方向倾斜,然后就是等待了,等待他的醒来。

  “金,起床了。”

  尽管只是聊以自慰,但格瑞还是在金身边蹲下身子,轻轻重复这句话。发小的侧脸离自己不过寸许,这让格瑞想到了很多年前的幼时,他也是这样,每天极不情愿却兢兢业业地叫金起床。

  只要救出金,其他事情就不重要了。秋,丹尼尔,还有阵营不明的小黑洞,他们会料理一切,他们可以选择去前线并肩战斗,也可以就此离去,大局已定,胜利只不过是时间而已。

   想来与金分别已久,格瑞憋了好多话,责备的话,安慰的话,以往绝对不会说的话,万千情感交错杂糅,最后不过只剩片语。

  “我爱你。”

   他在他身旁,做出这样的口型。

  “我爱你,金。”

  像是蝴蝶振动翅膀,金发少年的睫毛微微抖动着,于此同时格瑞也因为快意同频率地颤抖起来。金双手和在胸前,眼睛用力闭了闭像是不满被谁吵醒,微微蹙起眉头,好似经历一场午睡。

  他闭着眼,两手向前伸,他在等格瑞的手。

  “金!”格瑞说不出什么别的话了,他紧紧握住发小微微有些发白的双手,赌局已经结束,他们大获全胜。

  他突然感觉自己的手如此冰凉,手上全是紧张而出的冷汗。格瑞感到一点点不好意思,这么狼狈地,握上自己发小的手。

  他们就这么一直握着,握着。

  金,我救出你了。 

  在宁静的坟墓里,在二人的世界中,金发的孩子缓缓睁开了眼。

  “格瑞,谢谢你。”

  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对着格瑞,他最熟悉的爱人。

  格瑞也这么对着他,一如这般熟悉。

  这般陌生。

  血红的瞳孔中没有一点光,深处是无垠的黑——不,单调肤浅的黑不足以形容这颜色,这般极致到有序的错乱和邪恶。眼白上的血丝丛杂致密如马赛克碎片的斑驳,睁眼的瞬间有血流出,不一会儿糊满整个脸庞。

  “金!”奋力挣扎却挣脱不开那因为持久保持姿势而略显苍白的双手,格瑞突然明白秋最后一句话的含义。

  小心——小心金。

  秋信任他破解迷局完成任务的能力,但她高估了一点。

  让世界重构的计划破产,应该彻底毁灭钥匙。格瑞从没想过,也下不去手。

  他开始痛苦,剧烈的疼痛如蟒蛇缓慢爬行,从双手逐渐蚕食全身,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啊,想一直把格瑞留在身边喔。”

  金发的孩子笑得灿烂——他狞笑着,紧紧抓住那双手不肯松开。

  格瑞感到撕裂,意识消失之前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生生撕成两部分——他看到一个幼时的自己从体内被剥离,它起初透明却愈显实体,与此同时,有什么力量在把自己缓缓推开。

  “金!”他发出了昏迷前最后的嘶吼。

  “恶魔!”

  金坐起来,一手抱着昏迷的幼小格瑞,笑盈盈看着眼前的一切。 

  神把我当成钥匙,想重构世界,可我又何尝不想呢?

   我一次次尝试,阻止身边的人们死去,可是我都失败了,所以我不能失去格瑞,我还要复活你们所有人。

   我还要姐姐回到我身边。

   既然有力量,那就做吧,即使毁掉现在的世界,即使杀掉现在的神。

   放轻松,是结束的时候咯。

   真空衰变的能量掺杂的巅峰的邪恶,为世界带来终焉和起始。黑色的能量以光速席卷一切,没有生命意识到,没有痛苦,死亡后的瞬间就是重生。

   再来一次宇宙大爆炸,文明起源,而这个神主宰的世界,有恶魔在主宰神。

  “呐,格瑞。”

 “我被封到坟墓里面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在渐渐变冷,我好绝望,朦胧中 看到你披荆斩棘前来,一瞬间的希望后,我发觉那是弥留之际的幻梦。”

  “我就在希望化为绝望的瞬间凝滞,在剧烈的痛苦中徘徊,直到痛苦变成欢乐,然后你救我出来。”

  “格瑞,现在是我来支配世界了啊,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啊。”

  “我为什么能坚持下去呢?在无尽的绝望中。”

  “因为人富于变化的情感,我对你的,比希望更热烈比绝望更深邃的。”

  “是爱啊。”

  ......

  晴朗的清晨,世界还未醒来,朝阳在流连中逐渐苍老,与微风吹动百叶窗的声响,打成一片祥和。

  格瑞缓缓睁开眼,旁边的金毛团子手脚并用趴在他身上兀自呼呼大睡——这似乎是他睡眠质量不佳的根源,他揉揉太阳穴。

  没有日程的礼拜天,睡到自然醒,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他觉得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他试图坐起来,旁边的金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蓝色的双眼带着眼泪半睁着,一脸缺觉的样子。

  “格瑞......这么一大早你干什么啊?”

  可恶,头好疼。格瑞的背后隐隐有绿光环绕,到底是什么......

  坐起来的金一把搂住格瑞的脖子,“格瑞你怎么啦?做噩梦了吗?”

  带着金色星点的黑光瞬间将绿光压制于无形,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没......再睡会吧。”

  “对不起啊格瑞弄得你这样......”

  “说什么呢,笨蛋。”

  窗外鸟语啾啾,岁月静好,人我安详。

  不复从前。


当初想到凹凸+科幻感到非常带感,这次终于写下来了。

说不定以后还会做相关尝试。

我会先填完坑的。

军训7/15祝我好运。

评论(1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