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二人一校[6]

本篇是昨天发生在我寝室的真事,修好门的就是我!嘻嘻。

宿舍地位+100000 友谊+100000 第一次宿舍合力解决问题。

军训8/15 今天早上晒了三小时晒到智商归零

做一个好学长/学姐 不要怂恿他人乱修门锁 毕竟我能修好不是因为我厉害 因为我学工科orz


 “所以就是这样了。”结束长篇大论宣讲的学长躬了躬身,顺便在每一位学弟手上塞上一张宣传单,“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的有的!”对传单内容丝毫不感兴趣的金高高举起了手,“学长为什么我们的寝室门内锁是坏的啊?”

 “那个你们找个螺丝刀拆了锁把插销插进去就修好啦,很简单的。”学长摆摆手,“那就不打扰啦,你们早点休息。”往外走的时候与刚从卫生间出来的格瑞撞了个对眼,愣了一秒确认这是个男生后才尴尬地转身带上门。

 刚洗完澡的格瑞把头发披下来,下端用毛巾裹住省的滴水到地上。他快速转移到阳台拿起吹风机开始每天的吹头革命事业——这直接导致他无视了寝室其他人窃窃私语谋划干大事的行为。

   “我们,我们修一下那个门锁吧,这样以后晚上锁了门就不怕宿管大妈突然开门查寝了。”坐在椅子上翘着脚,金夹着自己的拖鞋用一个很别扭的姿势在柜子里翻找着螺丝刀。由于这个提议实在太过诱人,它只用了数秒便被全票通过了。于是在格瑞面对窗户边看夜景边吹头的时候,一群小伙伴已经开始对着门虎视眈眈了。

   学生宿舍的锁构造极致简单,拧开两个长螺丝整个门把手并锁就全部被分离开来。金带头拿着螺丝刀研究着这个门把手,“把这个插销摁进孔里转一下,嗯......这个铁芯是连着门把手的吧……”这么说着他用螺丝刀推了推那个用处不明的长方体。

  咣当,格瑞隐隐听见房间里的动静时莫名打了个颤,直觉告诉他,可能金这猴孩子又闯祸了。

  一边梳头一边拉门进入的格瑞看到一个光秃秃的锁孔,散落在地上门的零部件,一群围在门边不知所措的室友,特别是心虚而不敢看格瑞拼命摆弄门的金。

  他走过去,掰过金的肩膀让他强行正视自己。

  “格瑞......我......”被看得脸红的金别过脸,“我想修下门……然后好像什么部件被我用螺丝刀拱出去了。我想开门出去捡,然后现在门打不开了......”

  沉默,其他室友莫名感觉房间温度低了两度,可能是空调温度太低了。”

  几秒后,格瑞叹了口气打开门上的小窗,“叫对面寝室的同学出来帮忙看看。”在千呼万唤始出来捡起地上一大堆门把手之类的零件并表示爱莫能助后,金垂死挣扎做了多种尝试,其中包括但不仅限于用钥匙从里面试图打开,拿钥匙让别人帮忙试图从外面打开,踹开,全部失败。

  “要不......我们报修吧?就说门上螺丝掉下来结果成这样了。”明知气氛不对,仍然奋不顾身为金出主意的某位室友小心翼翼地说道。金看了一眼比中指还长的螺丝:“这个理由太扯了啦,而且会不会被记过啊?刚开学这么几天我不想被记过呜呜呜呜......”他绝望似的到处拧了拧,使劲推门,可惜它不肯就范就是不开。

  格瑞把吸管捅进牛奶盒里开始喝,默默环视一样寝室——室友在报修qq群求助,金仍孜孜不倦对着负隅顽抗的门一副要急哭了的样子。

  “格瑞......我......”

  叹了口气,格瑞走上前,从金手中接过被分尸的门部件。按原样装好的同时顺便把内锁插销旋到合适的角度插进指定位置,逆时针转半圈后握住门把手回头:

  “那个某某,我估计在报修群里的消息可以撤回了。”

  摁下门把手推开门,格瑞面无表情的捡起地上的零件交给金:“装回去。”

  “呜哇格瑞你怎么做到的?”

  “简单的构造,你肯定是第一次转插销的时候顺手把内锁锁上了。门外根本没什么重要零件。”

  “这么简单的吗?”金佩服地看着,一只手来回玩弄着已经被修好的内锁。

  “别吵,要熄灯了,关好门。”

  “格瑞你真厉害,帮大忙啦。”

  “笨蛋。”躲开了金的熊抱,格瑞径直走向阳台:

  “别跟着我,我还要吹头发。”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