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雷卡/微瑞金】星堕

首章指路:《蛛网》

下章指路:《虫笛》←瑞金正篇

是微科幻系列的番外篇,正篇三章均为瑞金cp。有兴趣的话请移步主页。

4000+ 一发完 有角色死亡

原著向 微科幻 

时间线贯穿世界线重置前后【不懂主体故事欢迎先看看正篇吖】

本篇有一小段瑞金所以打了tag 全文基本雷卡


关于雷神之锤:可以随使用者想法控制均匀排布的正负电子定向移动从而产生电流。需要说的是,这个能力上限是有限的,虽然能力提升后从微观层面进入了量子层面,但对诸如电子自旋和跃迁这种对量子的利用总没有直接从量子领域暴力攫取力量来的快——上限高的能力往往都是这样。


关于无定之躯:最单纯的暴力美学。质量高即是黑洞,质量低触发虚粒子涨落。还有诸如潮汐力,暴胀等利用方式,可以说是金的力量之下top 1

潮汐力相关:星体和它的卫星距离小于洛希极限,卫星就会在潮汐力的作用下解体坍塌,这项能力被卡米尔开发用在了战斗上。

黑洞相关:史瓦西半径是黑洞的视界半径,简单说低于这个距离就会被黑洞引力吸入无法逃出,卡米尔的广域黑洞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相当于一个环形黑洞包裹着一个正常的世界。

科普都这么多orz 不废话了下面正文。


  于是他燃起一堆火,折下一片叶,拨乱一朵云,在最高的深空,微笑静默着,看最耀眼的那颗星坠落。——题记

     如果有人觉得到了大赛中后期裁判长丹尼尔的工作量会逐渐减轻,那是非常错误的。

  你可以漠视蝼蚁的奋起和消亡,但你不得不为王朝的更迭去准备宏大隆重的加冕和葬礼。这是最简单的一件事,用尽认知范围内的一切手段,一切智慧,一切谋划,去剥夺,攫取,毁灭。抛开这一次大赛背后的特殊性,它本质上只存在两种角色:掠夺者和被掠夺者。

   “而现在,是我要掠去你的未来。”雷神之锤周围环绕着电光,雷狮用它指着单膝跪在面前的人——骗徒黔驴技穷,心机算尽算不过绝对的实力。卡米尔站在他背后冷冷地警戒着,天罗地网,绝境不过如此。

   “组队一场,我给你说遗言的机会。”

   “成王败寇,有何好说?”擦干净嘴角的血,帕洛斯换了个姿势盘腿坐下,露出了认命似的笑容。

   “只是雷狮,你要搞清楚,能走到现在,从来不是因为你自己。”

   震撼天地的闪电落下后,灰黑的尘土被狂风卷起,飘散各处布满空中。在一片烟尘里,在冷冽的天宇下,雷狮看到了卡米尔眼中一闪而逝的情感。暗夜的力量渐渐注入身体,雷狮举了举雷神之锤,冲卡米尔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样的话,我便也触及到深渊的力量了呢,卡米尔。”

  不言自明,卡米尔知道这话里饱含着的不甘,艰辛和喜悦。单纯的电流控制能力随着比赛的进行过于疲软,他们需要新的力量来补充——而现在,不管是电子跃迁还是自旋,提供的能量都足以推动他们追求前面的星海。

   “大哥......我想,必要的时候,请完全使用我的力量来铺平道路。”把帽檐压低些,卡米尔的眼睛始终看着远方。

  “当然需要这样。”不管处于何种境地,雷狮脸上张狂的笑总是能给卡米尔一种安心感,他看到大哥竖起一根手指,“但是,你把那个的控制权交给我,可以的吧?”

   “当然可以,随时供大哥驱策。”卡米尔在空地的树下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把关于无定之躯的原理对雷狮全盘托出。

  世界的本质是物质,而物质的本质是能量。除去被某一个人拥有的,将能量以各种方式转换的力量,卡米尔堪称能力最强。质量是物质的根基,改变质量不仅仅意味着迅捷的移动和沉重的拳头,如果它足够沉重意味着影响时间,意味着无数种抹除对手的方法——可以是天崩地裂惊骇四方,也可以是潮汐力的渐渐靠近,把整个星球在弹指间碾碎,或者牺牲自己把整个星系拉入黑洞永劫沉沦,再或者,就是那个,雷狮和卡米尔的底牌,基于整个世界作为自己的筹码。当希格斯玻色子的自旋听命于你,至少在这一方偏隅,你卡米尔堪称神明。

  卡米尔很清楚,可能比雷狮自己都清楚,从单纯的电中脱颖而出的力量上限如何。即便突破瓶颈,要强制控制电子跃迁到合适轨道释放能量,犹如从干涸的海绵中取水,从风化的柠檬中榨汁。所以卡米尔基于理智和情感,基于兄弟和臣子的立场,无数遍地默念那个誓言。

   我,卡米尔,愿赌上此身,助大哥雷狮,寻到星辰大海。

   他做好了必死的觉悟,而他也知道,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晚。

   当看到拄棍而立不请自来的嘉德罗斯和他的两个随从,卡米尔知道,也许就是今天了。

   以一敌二没有想象中的困难,在雷德的饱和打击和蒙特祖玛的风刃中穿行,游刃有余的卡米尔解决眼前问题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而问题的关键也是时间问题而已。

  雷狮无法敌过嘉德罗斯,这是兄弟二人,甚至敌方都知道的事实。如此的布置根本上就是让卡米尔在快速解决嘉德罗斯手下二人后和雷狮形成以多打少,这是他们的取胜方案,唯一的。卡米尔调动元力,他很愧疚对活生生的人使用这力量,要相信,卡米尔忍受的痛苦并不在任何人之下。

  当我的质量大到足够称为一个小天体,与我距离咫尺的被看作卫星的你们,真的有余力乘虚而入吗?

  洛希极限本质上不过是一条线,只是跨过这条线,前面就是地狱。潮汐力的温柔正如它的名字,潺潺流水,不会粗暴地将你们撕开,而是你们自己从内部被瓦解——是你们的质量杀死了你们自己。

   对不起,这会很痛苦,可是我别无选择。

   无视身边的数据光点,把围巾整理好,卡米尔赶往雷狮所在的战场。他在和时间赛跑,他在打一场时间的赌,速度是他的筹码。他从未想过自己输掉会怎样,事实也是如此。

   卡米尔这一生错过了太多事情,如果——如果有这个时间,他也许会庆幸,庆幸这最后一次,他赶上了——这是最寻常的普通人的情感,那便是要在自己最亲爱的人逝去时陪在身边。

   血色残阳,让卡米尔以为地上斑斑驳驳的只不过是虚幻的光影,他跑到雷狮身边,再手足无措地停下。

   雷狮的腹部被贯穿了一个碗口大的空洞,血肉模糊中尚有能量金光点点残存,他手指抠进土地里,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嘉德罗斯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张狂的金发软软地塌在头上,血液在右脸颊簌簌淌过留下一道手指粗的痕迹,他的一只手无力地垂着,兀自还受着电光的侵蚀。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嘉德罗斯还站立着。只有站立着的才是胜者。

   吐出两口血,用手肘挣扎几次想让自己立起来,雷狮摇了摇头阻止了想要扶起自己的卡米尔。四目相对,他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着卡米尔露出了那个让他安心的笑容。

   “卡......卡米尔。”雷狮伸出一只手,顺从的,卡米尔连忙去抓雷狮的手。

   “大哥,没事的,我们会赢的。”

  “是......你会赢的。”

  “大哥?”

  “卡米尔......对......对不起......”

  指尖相距咫尺,雷狮的手砰然落地,砸在泥土地上扬起烟尘。他的头慢慢垂下,数据化的消解随之而来,身体化为星星点点的方格逐渐飘散飞向天空。

  “参赛者雷狮,确认死亡。”

  “大哥?”

  “大哥?”

  ......

  嘉德罗斯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伤比看上去更重,此刻他在等待能量回收,心里计划着后续的行动——该如何,如何面对那位王的臣子汹涌的怒火。

   卡米尔跪着,手里捧着半截残存的头巾,上面的星星沾染了灰尘和血迹。他把头巾在头上戴好,站起来看着嘉德罗斯。他很平静,眼中没有一丝波澜,目光相交,那双蓝眼中嘉德罗斯看到了高空,看到了深海,看到了冷寂的宇宙。

   地上的星星消亡的时候,没有葬礼,没有眼泪,没有怒吼,他只不过是回归到了天上,成为了浩瀚星海中最耀眼的光芒。嘉德罗斯甚至感觉到了卡米尔围巾后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绿衣的孩子缓缓滞空,风吹掉了他的帽子,他全然不觉。

   为星辰大海举行葬礼,应该壮丽到囊括整个世界。

   质量无限大的我只不过是个黑洞,而质量无限小的我,能感觉到身体处于无垠的宇宙,周围什么都没有,却又拥挤到快把我压扁,虚粒子围着我跳舞,亲吻着我的脸颊,催促着我。

   开始吧。让星海坍塌。

   卡米尔在空中凝滞着,他双眼望向天空,可什么都没发生。一瞬间,他明白了一切。

   雷狮是真的在向他道歉,因为他背叛了对自己效忠的臣子许下的诺言。

   卡米尔感觉雷狮似乎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卡米尔,你宣誓要不惜生命为我铺平道路。”

   “对不起,但这次我要你活下去。”

   须臾之间的,卡米尔想大哭,为什么大哥要留他一个人,要他一个人去探寻危机四伏的星海,大哥为什么这么天真,拥有这么危险的力量,谁敢放过他?

   也好,这样的话,也算是背叛了大哥的意愿,两厢扯平,黄泉相见,没什么愧疚了。

   他感到体内的元力在不可控地被高速抽空,失去对身体的控制颓然坠地,眼角的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大哥,对不起......”

  “参赛者卡米尔,确认死亡。”

  ......

  夜幕降临,距离战场不远的树林里燃起了一堆篝火。格瑞和金相对而坐,在这难得的清静时间里亲力亲为解决他们的晚饭。

  金似乎有什么想说,他张了张嘴又闭上,如此持续了好几次,直到格瑞开口:

  “想说什么就说吧。”

  “啊格瑞......雷狮和卡米尔死了。”

  “嗯。”格瑞把一条串好的鱼放到烤架上,“早晚有这么一天的。”

  “可是卡米尔......”

  “不用在意。”

  “可是他的力量,他现在死了,那我......”

  “先吃饭。”

  金局促地动了动脚,蹭出一点尘土被格瑞挥挥手扇开。他欲再说些什么,却对上了格瑞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同时注意到他递来的一串烤肉。

  “我说了,先吃饭。”

  ......

  模糊,模糊。

  像是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卡米尔睁开眼,周围是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

  他动了动手脚,感觉到了新的力量——他知道自己在哪里。这是一个黑洞的内部,神奇的是黑洞的史瓦西半径大到难以想象,几乎吞下了整个银河。黑洞里面是一整个世界,很大很大的世界。这里除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生物。

   雷狮真的很任性,他篡改了他们的底牌——从雷狮有危险触发真空衰变到卡米尔有危险触发广域黑洞,这个狡黠的海盗骗过了所有人,甚至是自己的弟弟。

   是的,卡米尔是安全的,比处在任何地方都安全。他尝试探知黑洞以外的世界,却在感知到的瞬间打了个冷战。

   不能被肤浅称为黑色的能量吞噬了整个黑洞外的世界,被这能量包裹着的真空衰变席卷了整个黑洞外的宇宙,连神都无法独善其身,只能在无尽的绝望中消亡。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卡米尔没事?

   稍微想想,其实就明白了。

   真空衰变以光速传播着死亡,在进入广域黑洞的时候速度被大大降低——那是一个慢到可笑的黑洞光速,相对的,能量的传递也是。当那毁灭和能量跋涉万里来到里面的小世界,时间已经不知过去了几千万年,这远远超出卡米尔的生命周期。

   卡米尔感到一股元力注入的暖流,诧异的他很想知道万物湮灭的现在这能量来自哪里,而当能量传输结束的时候,他懂了——是已经毁灭的神残存的力量,在他探知外部世界的瞬间感知到他的存在,逆向探知认他做了主人。

   多可笑啊,发誓效忠一个人的卡米尔,发誓献出生命的卡米尔,现在成了这个世界里唯一的幸存者,成了这个世界的神。

    把围巾拉好,卡米尔压下万千心绪——他现在是神,所以要担负一切。相比之前的小军师,他的压力不知道多了几千亿倍。可是他现在只能等待,他知道,这真空衰变并非神的计划,下意识地,他猜到了力量的起源,也相信,坚定地相信着。

   他相信,那股毁灭世界的力量一定还会回来导正这个世界。

   幸运的是,这个等待并没有太久,当眼前出现满溢着金色光芒的裂缝,卡米尔知道,眼前就是他的希望。他素无波澜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毫不迟疑地迈起步伐走向裂缝,卡米尔脱下头上染血的头巾:

   “大哥,我来了。”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