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虫笛

首章指路:《蛛网》

下章指路:《蝶舞》

原著向 微科幻系列 接《冒渎》后正篇系列 

杀神章正式开启

本篇主题引用《三体》我非常喜欢的一句话: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关于观察者:人工智能的一支,裁判球和母星和其一样都是人工智能中不同等级的分支产物。由凹凸星批量生产,担任监视任务,是低等的人工智能。

关于热寂效应:一种封闭宇宙终结的理论,由热力学第二定律推导而出。宇宙熵(物质混乱程度)的增加是不逆不灭的,所以封闭宇宙会在最后成为各处温度相同的死寂之地。

关于卡米尔能力的再一次进(kai)化(gua):宇宙中暗物质的量占整个宇宙质量的90%以上,理论存在但不可见,符合万有引力等定律。想象一下这次加强有多恐怖,虽然只是感知不是控制。

下面正文👇


  名为命运的虫笛吹响,虫子们随着吹笛人预定的轨迹开始翩翩起舞。——题记

  

  观察者361019号每天的工作并不有趣,作为最底层的监视者,它每天只不过是利用自己仅有的权限观察记录目标们的行动轨迹,汇报给母星做进一步分析处理——至于分析结果是什么,会对上层产生什么影响,这与它无关,它没权限也没兴趣知道。神使们总是在做神神秘秘的事情,短短数年时间内组织了许多次凹凸大赛,又耗巨资建造了数座母星——母星并不是居住的星球,它们是体积相当于一颗颗星球的人工智能,担任各种数据运算整合预测的任务。二维化的表面有近乎无限的体积,上面蚀刻了浩如烟海的信息,它们是神的大脑,或者说就是神本身。神使们这么高强度利用母星很让观察者361019头疼,因为如果处理器冗余,在上报数据时它就兴许有机会申请到一个子核的使用权限——用子核看看世界或者为自己写一首歌,这就是观察者361019的全部乐趣。

   观察者361019号把今日整理好的数据归档放在一旁,等待上传的同时,他将一首儿歌投影到自己的荧幕上——作为人工智能,它自存在起便被灌输了完整的知识体系,童年对它来说只是一个抽象的名词,但这并不影响它喜欢儿歌,也不是这首神使亲自命令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唱颂给所有人工智能的歌《虫笛》。

  “冷寂的世界已经注定,虫子们却要逆命而行,于是诗人命笛声响起,虫子们随着音乐起舞,世界因此而有了温度......”

  观察者361019很满意这首歌,它甚至想笑一下,虽然笑只是它程序中的一个指令。于是它键入这个指令,金属引擎摩擦发出咯咯的笑声,观察者361019号感到了快乐。

   因为儿歌,今天的工作似乎也变得快乐了一点,观察者361019号摁下最后的操作按钮,今日的事实数据通过超距作用传输给了母星。

   “世界有了温度,虫子感到幸福。”

  ......

  组织内的所有人中,也许只有格瑞对金的食量持完全理解容忍态度。回归历元年1月4日午饭,当金吃完第八对炸鸡翅并把手伸向黑森林蛋糕时,忍无可忍的雷狮咽下嘴里的烤串开了口:

  “那谁,金毛的小鬼,你真的不会吃穷我们吗?”

  “纯能量转换的能力对身体消耗很大,雷狮你不会不知道吧?”未等金说些什么,格瑞接过话茬,而他并没有抬头,专心解决自己盘子里的空心粉——重构世界线消耗的能量不是一时半会能完全恢复的,这点格瑞清楚,但不能也不会说。

   “可是卡米尔做这么多很累。”放下竹签,雷狮试图伸手去够装满啤酒的杯子——发现它同时在被卡米尔不动声色地推远后作罢。

   “广域黑洞内食材很充足。”把端着的烤蛋挞放在桌上,卡米尔擦了擦手,“这里勉强算我的世界,在计划成型正式开始实施前,各位请随意。”至此嘴仗结束,众人各自开始解决自己的午餐。

   即使是有千亿条时间线,找到一个完美无瑕的时空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加上先前压制力量对金身体的伤害,于是他们最后选择了这里——卡米尔的广域黑洞内,一个安全且相对舒适的环境。相比经历真空衰变重塑的外部宇宙,众人不用花时间适应,且广阔的天地孕育了广阔的资源——甚至说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小天地里也不错,但显然,没有人这么想。

   1月1日全体见面的时候条约已经讲述清楚:能力公开,放下成见,一致对外。主控制室里一袭白袍的神使秋英姿飒爽,亲力亲为着之后的行动计划,其他人养精蓄锐,静待出鞘时机。午饭过后没有片刻停留,全员在会议室聚集,商讨重要事宜。

   “有事快一点,我想睡觉了。”翘着二郎腿,嘉德罗斯不耐烦地玩着桌上的笔。

   “有事还睡觉,巨婴吗?”雷狮嗤笑道,虽然明令不能动武,贫贫嘴还是可以的。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没说话,目光相交几乎要擦出明火,好不热闹。

   “咳咳。”秋敲了敲桌子示意安静,等全体目光都聚集过来,她开始步入正题。

   “神不是因为邪恶或者统治欲望才策划了这一切——我想你们多多少少都能猜到。”

   “有迹象表明,至今为止我们的一切行为全部被神预知,可以这么说,宇宙发展到现在是命运使然,全部受神主导。”

  “但也仅此而已了,黑洞内部无法被外界探知,神的谋略到此为止,后面的世界,才是我们的舞台。”

  “所以现在,我们迫切要搞清楚的一点:神的目的是什么,好在现在已经有了头绪。”秋冲金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示意他接下去说。

  “嗯,是这样的。”经历的很多的大男孩褪去了那一份羞怯,站起来便开口,“我在之前......感知到过某种景象,它可能是某种宇宙的终焉,是神害怕和想要阻止的。”他环视众人,没有人质疑他的说法——或者说,没有人质疑他的力量。

  “那是一个很黑的宇宙,所有的恒星全部熄灭,所有的地方都是一样冷,整个宇宙在黑暗中漂浮着逐渐死去……但是从布局来看并不是主观力量导致而更像自然演变,我和格瑞说了,他说是那个叫什么来着……”

  “是热寂。所以神之前频繁举办凹凸大赛,想借此收集能量引发新的宇宙大爆炸阻止它的发生,可是这届大赛状况失控,热寂不但没有延缓反而会更早到来。”格瑞接着说,抬头与秋眼神交错,前路艰辛,不言自知。

   “作为低熵体的我们没有如预期死光,反而因为有序度的增加侧面使宇宙更快完蛋,嘻,真是抱歉。”雷狮往椅背上一靠,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熵增是神也无法改变的法则,所以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宇宙间的能量降至封闭阈值,宇宙由封闭转为开放避免热寂到来。或者——杀死低熵体。”秋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这就是神的计划,也算是一种拯救宇宙的方式吧。”

  “哼,这些都是那个......那个家伙的感知,谁能证明真的靠谱?”用肘指了指金,嘉德罗斯提出质疑。

  “我能。”站在雷狮身后一言不发的卡米尔开口,他顿了顿,“我能直观感受宇宙物质总量的变化,热寂的到来确实将大幅提前。”

  “呵,又是靠感知什么,星系质量吗?”

  “是质量,暗物质质量,和总质量占比——它在上升。”

  ......沉默,证据确凿下的质疑是愚蠢的。下面的任务只是后续行动计划而已。

  “各位参赛者们。”秋提高了声音,“本次凹凸大赛远未结束,我会尽全力拖住神使们及其附属部队,而你们。”秋一字一顿。

  “将直接与创世神对决。”

  桌子底下,格瑞感到有一只手突然紧紧扯住自己,表面上看金云淡风轻得很——看来这个将世界毁灭又重塑的孩子还是有点紧张。格瑞隐秘地勾了勾嘴角,回握了一下那只手。

  没关系,我们可以的。

  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一定会在你身边。

  有你在,所以我无所不能。

  格瑞有很多很多想说,但他忍住了,走到门边,冲有点发愣的金摆了一下头:

  “跟上。”

  ......

  虚空,诸神之座,黑暗中有声音交替响起。

  “他们准备反抗了吗?”

  “黑洞内一切不可知,但,必然的吧。”

  “没想到裁决神使站在了生命一边,真是不识大体......”

  “宇宙都要没了,生命有什么意义?”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

  “稍安勿躁,虫笛已经吹响,他们不过是按命运前行的飞蛾。”

  “静待好戏吧。”

  ......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