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雷卡/瑞金】蝶舞

首章指路:《蛛网》

原著衍生向 微科幻系列

是连载哦,有兴趣可以看看前面的文呀w

国庆回家弄归档。

本章雷卡较多所以tag放前面了

雷狮和卡米尔是亲情向!!!

开学后每天高数预习复习累死,咕咕致歉。

在火车上码的,好累,后面部分有质量问题的话后续再做修改。

关于金的削弱:非恶魔状态能力会被削弱,最典型的就是真空衰变以下能力削弱到非灭世级别,一些神造物都可以抵挡。

关于球状闪电/黑色闪电:自然界稀有的超强闪电,因为雷狮力量的加成发挥了更庞大的力量。

关于旗舰世界树:通过某种装置使自身在宏观具有量子效应,故因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出现了世界树幻影,因其可以通过变成亚原子结构穿过防御力场而击中了羚角号一个引擎。

强相互作用力是宇宙间最强的力之一——原子紧密排布绝对光滑,保证了三维结构的超高强度,实际上由于过于显眼反而是个幌子,这艘旗舰本身就是一个拖延时间的防御装置。

以上科普+碎碎念。

发个彩蛋:上次的361019是鲁迅先生的逝世日期(1936.10.19),这次的1887812是薛定谔诞辰(1887.08.12)。


   你要相信,机械蝶破茧之时,将围绕着坟墓翩翩起舞,那便是诸神的黄昏。——题记

 

  黑洞周围的宇宙并不是黑的——简单的常识。引力场之外的每一颗星球都特立独行,闪烁着各自的光芒活泼而可爱。恒星是无私的,核聚变的能量生生不息播撒向四周。它们慈祥地把行星揽到尽可能近的身旁,可是不行——不行。温润而无能的母亲阻止不了䀹着鬼眼的黑洞把她的孩子逐渐拖远,拖进没有黑暗的地狱沉沦凝滞。母亲极目泪流直到亿年之后怀着思念死去,而地狱中缓慢流逝的时光,让孩子的尸体仍然鲜活……

  执行者1887812号悬浮在宇宙中,从它的视角看,避免覆灭而采取的无序错落阵型把黑丝般润滑的宇宙空间拦腰剪成几段。金属的光泽反射了黑,冷峻的光硌得人生疼——它并没有痛觉神经,可是审美程序告诉它,这不符合宇宙美的形式。整个神使部队后四分之三处停着他们的旗舰。世界树的外观与树没有丝毫关系,它像一个两头窄中间宽的眼睛,远看甚至像块奇形怪状的陨石——但绝对光滑的外表上映出的黑洞显示着无限细节证明它确实是个人造物,以及它的强大。从外部看不到攻击防御系统,看不到推进引擎,几乎可以说,它与周围丑陋冰冷的金属造物实在格格不入。它美丽而富有知性,处于人工智能和太空飞船的包围下,它甚至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心疼的感觉,怕这只眼睛被逼仄的环境摧残到落泪。

 “执行者1887812号,对广域黑洞的探测许可已经下达,实时信息传输装置准备完毕,聚变推进装置准备完毕,允许弹出。”悦耳的女声响起,执行者1887812号的反应堆启动,绵延数百米的火焰推动着它移动到不受广域黑洞引力场影响的边缘线处,它狭长的机械臂携带着魔方形状的几何体旋转着伸出——那是潘多拉魔盒,里面有神用来净化黑洞地狱的力量。 

  “请执行者1887812号注意,黑洞蒸发器在进入黑洞的三个普朗克时间内会强制改变黑洞内部空间扭矩,外部观察到显著效应约在五十分钟以后,请留意变化情况并上传实时数据。”

   松开限制器,黑洞蒸发器像一颗高速飞行的石子一头扎入黑洞中,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三个普朗克时间的长度根本就是须臾,五十分钟对于黑洞的一生也只是弹指——然而神的产物倾尽全力终结了黑洞漫长寂寥的一生。执行者1887812号按部就班上传着数据,蒸发器注入十秒,黑洞暂时未发现结构性变化......

   它突然停止了动作,异常数据的出现使它准备转而编辑请示发往指挥网络,但极端异常数据如潮水般涌来,它一时陷入上传数据还是报告异常请示命令的混乱中。

   投放黑洞蒸发器的不远处,黑洞开了一个口子,字面意义上的,一片宽约五百米的正常空间。执行者1887812号移动到通路处想拍摄更多信息——在它工作生涯的最后十秒,它目睹了一艘宏伟的星际战舰从通路中全速冲出,战舰指挥室内戴头巾的黑发男人嚣张的微笑极度刺眼。

   “嗨。”雷狮冲挡路的人工智能呲了呲牙,转而对卡米尔下命令:“碾碎它。”

   ......

  “好漂亮啊,我第一次坐这么大的飞船呢。你说是不是,格瑞?”站在控制室的舷窗边看着高速向后退去的陨石并发出小孩子似的惊呼,金看来非常感谢雷狮能松口允许他们同乘羚角号。扯住发小的袖子指着窗外,金显得非常高兴——虽然这种情绪多一半来自看到姐姐和同伴吧。想到这的格瑞抿了抿嘴没说话,一只手轻轻扶住金,虽然元力的存在让安全带这种煞风景的东西变得没有必要,但在突然加速中难免出现身体不稳的情况。格瑞抬眼望向窗外,被碾碎的人工智能残骸闪着冷色的金属光泽,在陨石丛生的宇宙中悠悠飘荡并不显眼。但他们此行显然不是充当观战团,烈斩随格瑞的召唤闪烁几下,飞船外十米左右一道淡绿色一晃而逝——那是四维的屏障,是对所见皆可斩的完美逆用,是低维生物永远无法攻破的高墙。羚角号长驱直入,一往无前的气势像一柄长枪,直扑向布满执行者人工智能和宇宙飞船的神使阵列。

  从指挥部发觉执行者1887812号出现问题到羚角号离阵列咫尺之遥加起来总时间也不过十五秒左右,星际宇宙战争中迟疑哪怕一个瞬间都可能延误战机,这点指挥部是清楚的,但却没有身为星际海盗宇宙通缉犯的雷狮老道。这所带来的后果就是在开火命令下达之前,阵列的一角已经被羚角号撕开。是最简单粗暴的毁灭方式——撞击。雷狮从来就没把烈斩的四维防御力场当成简单的被动保护罩,看着炮弹和飞船在接触到保护罩的瞬间被一视同仁撕碎,雷狮很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想捞过控制台上放着的酒杯灌一口却捞了个空。

   “大哥,控制台上不应该放无关物品。”背后卡米尔的声音响起,雷狮无奈地耸了耸肩没说话,转而把注意力回到飞船操作上。

    羚角号被人工智能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执行者们的液晶显示屏上全部显示着最高警戒的红光。饱和动能炸弹和热射激光不停发射,空隙间还有外围的宇宙飞船提供主炮攻击。但雷狮的关注点显然不在这里。他无视外面的狂轰滥炸把飞船内的攻击装置挨个摆弄了一番:“这些玩意......神使秋这么吝啬吗都不给重装一套好点的。卡米尔下次记得重新弄过啊。”假装没看见金不满的目光认命似的摊摊手,指尖电光环绕,下一刻雷神之锤已威风凛凛扛在肩头,“我来看看这些破铜烂铁经不经打。”雷狮将手随意地抬起,漆黑如一潭死水的宇宙空间像是起了一点波澜,黑色的球体在渐渐生成,在黑的掩护下不甚显眼,直到某艘飞船触到它的一瞬,毁灭的焰火拉开了屠杀表演的序幕,黑球像暴食的巨口迅速扩大,多米诺骨牌一般,又有大大小小的焰火争先恐后绽放。

   “是球状闪电,还是黑色的,格瑞你看这个,超厉害的。”被金的大惊小怪逗得笑了起来,雷狮对着卡米尔偏偏头,“大哥上次骗你啦,这个就当作赔礼了,喜欢吗?”说着向窗外努努嘴。

   那是一片火树银花包裹着的钢铁银河,是生命属于星海之人的终极浪漫。油箱爆炸缔造的火焰长龙拖着赤红的尾灵动八方,说不清如朝霞的绯色还是夕阳的血染,可抛去微不足道的死亡,它美得摄人心魄。火焰边缘的雷光像是支配,是服从,是暴虐的狂吼。狂雷驾驭着巨龙一路向前直至首尾相接环成一个巨大的圆,沿途的金属残骸受电磁影响缓缓聚拢在火龙身下,像是衬托起君王的宝座。不,那是什么宝座,它组成了一枚戒指的指环部分。这枚戒指被耀眼的红宝石覆盖周身,奢华之余尽显睥睨众生之气。龙头部分在离羚角号几十米外停下——后者就是这枚戒指上最耀眼的钻石华彩,而这钻石之中有更耀眼的辉光,是那人紫罗兰色的双瞳。

   什么一展雄风的凹凸大赛,这才是宇宙海盗的意志,残忍无情的攫取毁灭,也不过是想让你开心而已。

   “看到没,如果你以后有了女朋友啊也要这样,不然贼掉档次,卡米尔听见没。”插着腰有点小得意,雷狮的话里都带着笑。

   卡米尔没说话,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远处正忙于调整阵型的宇宙飞船突然混乱起来,像是被拖动的玩具,被什么力量粗暴地拧到一起,金属扭曲的咔咔声像极了骨头迸烈的哀鸣。它们由无序糅合向有序逐渐改变,棱角被磨平,表面在引力作用下变得光滑如镜——这最终竟也形成一个戒指型的圆,比上一个小一点,在它下方沉默地悬浮着。没有炽烈的火焰,没有宏伟的场景,它闪耀着的光泽沉静而极富内涵,散发着黑夜中坐在海边礁石上冥思者的气息。没有贵金属的熠熠生辉作为点缀,它用逻辑和秩序美显示自己的超凡脱俗。

   “大哥。”回看雷狮,卡米尔像是在等待考评的学生。

   “你这个......一点温度都没有,这样送给女孩子不行啊。”看着弟弟的杰作扶了扶额,雷狮发出夸张的叹气声,“算啦,我很喜欢,别的管他呢。”说着用指关节敲敲控制台,“后面两位,逃掉的和旗舰你们要负起责任喔。”

   “自然不用你提醒。”格瑞眼神示意金集中精神,在羚角号全速追击下四散奔逃的敌舰很快被拖进金的视野范围。金发的少年敛起笑容聚精会神把精神力收束对准逃跑飞船旁边的空间,然后他打了一个响指。凭空的,一轮烈日照亮了宇宙,在烈日旁边还有一个个小太阳冉冉升起,那是聚变反应堆最后的绽放。

   “造个反物质还弄这么骚包的动作,看不出来啊小鬼头。”以一个瞪眼回应雷狮略带嘲讽的调侃。金转头有点紧张地看向格瑞。

   “挺好的,就这样。”伸手轻轻拍拍发小的肩,格瑞提高声音对船内所有人说:“旗舰不似这些量产物,多加小心。”话说着羚角号离世界树不到百米,雷狮仗着防御力场照例操纵着羚角号直冲过去,而世界树既不攻击也不逃,只是静静等待着,仿佛把前面的部队都当做了弃子,专心压住后方的阵型。

   “嘁,虚张声势。”雷狮不管不顾,羚角号以雷霆之势碾来,却堪堪穿过世界树扑了个空——仿佛那片空间什么都没有一样。紧接着是副引擎遭到攻击的警报声。

   “怎么会?他能穿透烈斩的力场?”被警报声惊了一下,金试图对计划外的情况寻求解释。一旁的格瑞没多说什么,烈斩发出的光更亮了点,“雷狮,别用撞的了。”

   “嘁。对电磁波段信号全屏蔽,这是个什么玩意,打不到还看不到,卡米尔知道吗?”使用雷神之锤的力量探测无果,雷狮发问。

   “对方旗舰可能具有量子结构,我们看到的只是它在宏观上的投影。大哥,离它远点吧,刚刚靠近时它直接进入了防御力场内部。”操纵着仪器导入数据,卡米尔回答,“我的力量可以部署引力波探测系统,它无处遁形了。”

   “帮大忙了,嘶,世界树之影是吗?我大致猜到它是什么玩意做的了。”羚角号转向悬停,雷狮冲着金喊:“小鬼头,看准引力波探测屏幕把那破玩意干穿了。”心下了然的金依言照做凝聚能量后一口气放出,世界树被精准击中折射出炫目的白光,羚角号上的所有自适应光学装置全部调暗亮度,避免船内人被这光灼伤。白光过后是无尽的黑暗,世界树的幻影依旧静静悬停在那里毫发无损。

   “可恶啊。”雷狮气得一锤桌子,“没想到那群神棍真的把这玩意造出来了。”

   “强相互作用力......溢出装甲吗?”有点手足无措的金听到身边的格瑞喃喃,“完美针对了金力量能级相差过大的弱点,这帮家伙......”

   “金和我的力量,只可能徒劳无功或者把包括我们在内的一切尽数毁灭。虽然它并不能摧毁我们,我们却也不能摧毁它——大哥,不能一直僵持下去,时间并不站在我们这边。”调整周围引力先束缚住敌方行动后,卡米尔道。

   “我知道,让我想想。”雷狮皱着眉头。周身偶尔雷光明灭,“后面两位,我只能提供一个保持五秒的电磁屏蔽场,其他的就靠你们了。”

   “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金被格瑞抓住手腕,后者低头想了两秒后微微舒张了面部表情,“好。”说着拉着金走出控制舱,“我们到飞船外面去。”

   “格瑞你好歹告诉我计划是什么啊……”

   “成功了再慢慢说。”

   ......

   元力加持下的金和格瑞漂浮在宇宙中丝毫感觉不到任何不适,世界树依旧纹丝不动,像是等待挑战的守擂者。

   “格瑞你好歹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啊。”云里雾里的金至今还没搞懂作战计划。

   “攻击它,然后保护好自己。”

   “啊?”不明所以的金闻言还是照做,世界树周围空间反物质生成的一瞬,湮灭的巨大能量爆散开来。与此同时格瑞拔刀,烈斩的元力波动刺破宇宙空间,雷狮让羚角号以最大马力直冲而来,而世界树一如往常......

   不,它动了,世界树,或者说它的幻影,那只眼睛调转了方向——那是逃离的方向。同时数不清的各色导弹装置接踵而至直指格瑞。

   “雷狮!”格瑞大吼一声,拔刀向前,“金,火力掩护我。”

   “啊,好!”即便仍旧不了解格瑞的行动目标,但时间洗濯下的发小默契让金下意识做出了动作——持续使用湮灭的力量压制世界树。与此同时雷狮的电磁屏蔽落下,格瑞向前突刺——那是世界树之影几米开外的一片空无一物的空间——真的一无所有吗?

   “把量子领域效应宏观化必然需要装置,世界树之影甚至世界树本身都是幌子,身陷寻找对方旗舰本体的漩涡只会被拖死在这里。”卡米尔扬起脸看向舷窗外,“高能饱和打击和大哥的屏蔽力场抹除了它的伪装,说到底,神造物也只是简单的把戏。”

   “不愧是我的小军师。”坐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雷狮接下来要做的只有观战了,“强相互作用?没东西支撑还是不是要碎成渣。”

  随着格瑞手起刀落,世界树暴露在光天化日下的致命要害在四维切割下脆弱得像块豆腐,幻影不稳定地闪烁了两下后碎成微茫的星星点点飘散在宇宙中。

  “这就结束了吧,格瑞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回到飞船内,金小跑着跟在脚步急促的格瑞身后问道。

  “不,远远没有。”格瑞的脸上微微有些凝重,四目相对几秒,金恍然大悟。

  “既然它是为了拖住我们,那肯定还有援军将陆续抵达。”

  “我们的麻烦还在后面。”

   ......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