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放飞】假如凹凸游戏主创玩了凹凸手游

#瑞金 上一个脑洞的延伸

#沙雕 原则就是我爽 完全没考虑游戏平衡和人物强度

#我金金今天就是要锤爆在座诸位的狗头

#其实我玩的手游联盟里的大佬真的有人在群里说想锤主创orz 虽然没真的去作死

#被抓现行沉迷手游不更文于是试图弥补过错【躺】




  牛奶盒被挤扁的时候发出一声很轻的噗叽声,格瑞把这发出噪音的罪魁祸首扔进垃圾桶,兴致缺缺地摁亮手机打开《凹凸世界》手游,一手撑着头眼睛盯着电脑上的文字。

  

  这个帖子已经在手游论坛首页停留三天了,点击量还在不断攀升。

  

  他皱了皱眉,双击点开。

 

  “......综上所述,无论是SR还是SSR金明显就是花瓶角色,就算是和格瑞组羁绊队伍那可怜的属性加成也拯救不了他惨淡的输出。建议广大玩家如果不是厨力爆表就果断放弃培养。至于SSR的黑金,虽然面板好看技能炫酷,考虑到现在的游戏节奏,完全就是仓库管理员。还有......”

 

   格瑞阴着脸关掉了网页,又开了一盒牛奶,反手推醒靠在自己肩膀上睡得无知无觉的金毛,“工作了。”

 

   “唔......”从美梦中被吵醒的金很不满地咕哝了几声揉了揉眼,“这才几点啊……”

 

   “午休时间过了。”格瑞从金的上衣口袋里摸索了几秒掏出他的手机,熟练地输入开机密码,打开游戏递到他面前。

 

   “所以说啊,策划和CV这类主创为什么也要强制玩游戏找bug......”用手指头撒气似的戳着手机屏幕,金找了个看着舒服的角度把手机架好。格瑞张了张嘴没吭声——程序员们加班爆肝现在集体请假在医院植发,如果金知道了这种事情估计一秒都坐不住要奔到医院探病去了。况且就算再没人性,找游戏漏洞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用来压榨这帮年华正好头先秃的人了。格瑞望了望天花板,为自己和金大学没选错专业庆幸了一秒。

 

  话说回头,毕竟是主创,使用的账号ID都是官方认证的。比如格瑞“烈斩”后面的小绿刀,还有金“矢量”后面的小箭头——刚看到的时候金欢快的叫声响彻了整层办公室,害得他们周末去牛排店的预算被无良老板扣了个精光。漫无目的点击手机屏幕略过一堆花里胡哨的开场动画,进入主游戏界面后,格瑞瞟了一眼金的队伍练度,暗暗叹了口气丢下他一个人百无聊赖练级自己拉着队伍前往据点攻坚。

 

  据点这种东西包含各种资源加成和荣誉积分,自然成了各方肝帝大佬的争夺对象。当格瑞的队伍,作为队长的那只Q版SSR金迈着小短腿跋涉千山万水赶到的时候,据点周围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据点血量也早已四分之一都不到了。

 

  主创亲临还是吸引了不少眼球的。一时间世界频道刷满了“烈斩大大眼熟我”“表白烈斩大大”之类的问候。当然,中间不可避免混杂着一些自诩大佬玩家的不友善言论。

 

  “主创大大不会是想和我们抢据点吧?”

  

  “抢了就堵到主创基地门口去锤他。嘿嘿嘿。”

 

  “别吧,小心人家真的生气了挂你。”

 

  “哎,别担心。他那队那么菜,打也打不了多少血。”

 

  菜。

 

  格瑞眼皮一跳,旁边的金还在满头大汗升级打怪和资源守卫斗智斗勇,完全没意识到发小这边发生了多严重的事情。

 

  事实上除了格瑞,谁都没觉得发生了多严重的事情。

 

  格瑞对着手机屏幕运了两次气,才压下怒火克制住攻击玩家的冲动。他看着据点血线一路下滑,直到停在离斩杀线多不少的位置,周围玩家有默契似的全部停手。

 

  说是让给主创那肯定想多了。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应该是各大联盟扯皮时间,算算伤害扯扯攻坚人数,悄咪咪蹭点伤害最后眼疾手快一举抢下。据点剩余血量至少要氪金大佬三支队伍才能攻下,所以几乎没有人担心半路杀出程咬金的情况。

 

  程咬金没杀出来,杀出个格瑞这也是遭不住的事情,没想到吧。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那只SSR金跑了起来。

  

  他在往据点跑!

 

  他A了上去!

 

  “恭喜烈斩占领据点-登格鲁!奖励......”

 

  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

 

  世界频道沉默了两秒,一众男女老少看着游戏画面里拿着金色箭头的小少年慢悠悠往基地跑。回头看据点,已然是放弃占领了。

 

  “麻烦你们再打一次了。”世界频道里,ID烈斩,这么说道。

 

  “没想到伤害这么高。”

 

  望着蹦蹦跳跳跑远的背影,有人私聊联盟大佬,“锤主创吗?”

   

  大佬回复了一个愤怒的符号。

  

  “你打得过?”

 

  到最后,也没人来找格瑞的麻烦。烈斩大大本就人气爆表,况且考虑到其高冷人设,世界频道里的那句话四舍五入基本就是道歉了。大家以后都要在游戏里混,自然没谁想被烈斩粉丝追着锤。

 

  看着论坛上一水儿膜拜伤害的帖子,格瑞没什么表情,顺手收藏了一个组队分析帖。

 

  该帖楼主在一楼声称有金而不知用来攻坚的全都脑子坏了。下面是密密麻麻的数据分析和战损标识。

 

  “伤害爆表战损巨低,麻烦说不强的云玩家快去下游戏。”

 

  格瑞关掉网页活动活动颈椎,转头看金的游戏进度:他的队伍着实有点可怜,同样的Q版小金毛被魔兽撵得围着基地跑,一边跑一边流眼泪——受伤了没积分治疗,怎一个惨字了得。

 

  “格瑞你快来看看!我......打不过啊!”金嗷呜一声扑过来差点坐到格瑞肚子上,一双眼睛瞪出了水汽脸都急白了,好像被追的是他自己一样——虽然这么说也没毛病。

 

  “游戏理解有问题......”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幼稚鬼,格瑞点开了金的组队页面。

 

  “SSR的......嗯......SSR你自己明显是高伤脆皮,要和SSR的......我组队肯定优先放中排,你放前排扛伤害当然打不过。”感觉到这种语言描述过于奇怪,但格瑞实在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说明方法。

 

  “但是,我想保护格瑞啊!你看,你都只剩一半血了……诶它又追过来了!”金的指尖在手机上划得飞快,仿佛这样能操控人物跑得更快一样。

 

  格瑞扶了扶额头看着自己发小的后脑勺,这家伙......玩个游戏还这么较真......

 

  他叹了口气,拿过手机调换了队伍成员位置反身锤爆了魔兽的头。而后从自己那边发了一笔积分到金的账号上,控制人物开始治疗。

 

  他把视线移出手机屏幕,看着金皱着鼻子鼓着嘴,满脸写的都是“格瑞你又来”。

 

  “真是个笨蛋......”格瑞把手机还给金,闭上眼揉揉太阳穴准备迎接发小的一轮喋喋不休。

 

   就是个游戏而已,那么认真干嘛。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