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2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3]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本章流血描写有                

从0开始的lof写手生活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旋转上天

新人 写手求勾搭     

                                [2]                       

  “我感觉不好。”无暇顾及其他,专心操纵摇杆的金冷不丁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天气太糟糕了……在寻找隐蔽的同时过度爬升能见度根本没眼看嘛。”他顿了顿,“而且这乌云为什么这么低啊,再爬高被电弧击中都有可能了,可是万一被目标看到了怎么办……”操控无人机躲过各种空中的不明物体,蹒跚两下,暂时在某棵树顶着陆了。

  “不行啊,这样还怎么侦查,能保证不坠毁都不错了。”他自暴自弃似的往椅子上一靠,抄起手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后发出呜哇的哀嚎——刚磨好的半成品。

  “格瑞,你那边怎么样了?”

  “别吵,目标马上进建筑群了,你还没好?”格瑞一面询问着,脚步不停,靠在了树林边缘的阴影里——如果这时候被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呜……对……对不起啦,风好像小了点,我现在再来试试。”无人机颤悠悠地起飞,却马上被不知何处飞来的易拉罐打了个趔趄,转动镜头……旁边这一大块兴许是披着建筑工地外衣的垃圾场吧。金转了转脑袋,让无人机悬浮在了半空中,镜头转几圈把建筑群全景摄下上传至指挥端,“请帮我规划一下下一步监视路线,咕呜好苦……”

  “路线马上发来,你注意屋内是否有人监视。”目标已弃车步行,紫堂幻的监视任务陡然轻了许多,给身边直咧嘴的金毛端了杯可可,瞟一眼屏幕正好看见格瑞的身影消失在两栋建筑物之间的阴影里。

  “格瑞就……进去了?会不会不安全,金,你……?

  “咕咚咕咚……哎没事啦,我拿热成像扫过,入口根本没人把守——无人机也没暴露,放心吧。”金擦了一把嘴边的可可渍,耳边适时传来其他小队通讯的电流声。

  “二队,东侧已包围,正在缓慢推进。”

  “三队,狙击手已就位,南面四层没有情况。”

  “别动队准备进入建筑。”

  “一层确认安全。”

   金腾出手又去拿了一杯可可,返程途中被小斯巴达猛的一扑吓了一跳,一番迂回让杯子安全着陆,他抿了一口,正好规划深入路线已回传至终端,他控制无人机再次开始移动。

  “没人……没人……我都觉得情报有误了。目标确实是进了这里吧?”得到紫堂肯定的答复后,无人机一头钻进建筑群内某垃圾横生的小巷。

  “这种小地方你等会绕的出去吗?”紫堂嘀咕着,面前笔记本电脑上弹出的一个又一个弹窗邀功似地表达着“入侵成功”。

  “可恶啊,这家伙,三重锁的隐藏文件居然是报废的财务报表。”他扫了一眼刚黑开的文件,“除了知道目标此行是为了交易情报,对方来头不小,我们一无所知。”

  “是弹道导弹情报,最近捅出的篓子,脏东西基本上算是及时清理干净了,搞完这家伙,这事儿就算是完了。”金接过话茬,耳边格瑞的声音仍不时响起。

  无情况……无情况……无情况……

  他并没有因为无情况感到轻松,相反的,最新的消息却令他头皮微微发麻。

“五层无情况……“

“六层……”

虽然情报交易不讲究大张旗鼓,但是连方位都没有的“来头不小”的对方,这到底是为什么?情报是不会出错的,目标也确实来了这里,可是……

    !

  “AI有新情况报告!十二楼2号室有灯光!请求狙击手进一步确认!”

  “回复,视角盲区。”

  “可恶啊!”无人机小心翼翼靠近,金的神经一瞬间绷紧,在屋内人无法察觉声响的位置悬停,他努力找寻着角度试图获知屋内的情报。

  “九层搜寻完毕,无情况……’

  “十层……”

  “十层发现……”

   滋滋滋滋…….

  无人机发出不祥的电磁嚣叫声,金第一反应是电池耗尽,可右上角的标志否定了这个想法。屏幕须臾间布满雪花点,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无人机打着旋下落,金努力保持镜头不晃动,某个角度他敏锐的捕捉到,亮着灯的房间,窗户打开了,一只拿着手枪的手伸了出来,金甚至还能注意到枪是带着消音器的。

  然而这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噗!”

  黑屏了。

  “格瑞!格瑞你听得见吗?”

  没有回音。

  “指挥部,发现电磁干扰,一到五小队及别动队和单人潜入组均完全失去联系。”金简明扼要报告完事发状况后站起,椅子被向后推了一段距离发出刺耳的声音。

   “请求枪支使用许可。”金向指挥部发出这样的请求。

  “准许。”丹尼尔的声音还是没什么波澜。金装好手枪套,后门在此时被推开,头戴星星的女人推门而入。

  “凯……”

  “重机就在外面,要去你就快点。”

   金头也不回拉住还没关上的门。紫堂欲出言相劝,此刻盲目着急只会增加伤亡——如果真的出现伤亡的话。

  “金你等……”

   回应他的是关门声和:

  “格瑞有危险啊!”

  “你就随他去吧。”凯莉拖过被挤到一边的椅子坐下,“他接受过很……”她斟酌了一秒措辞。

  “很血腥的试炼啊。”

  重机排气发出突突的声音,几秒就不见踪影了。

  …….

  …....

  不敢坐电梯,他踮起脚尖尽量不发出太大声音。口袋内的记忆棒并不沉重,但静静听,楼道里的呼吸声逐渐在变得急促而冗滞。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已经被盯上了,每过一秒,危险系数就呈指数上升,只有与买主会合并完成交易,他才有可能逃出生天——至少在他的认知内,只有也只可能是买主,能在这天罗地网下护他周全。但是理想中层层防卫没有出现,与追来的军方激烈交火的场景也没有出现,这楼道,或者说整个这一片区域,静的诡异,简直,虽然不愿这么形容——简直像坟场一般。

  跋涉……终于走到了,1202,确认无误的,是这里吧。

  门并没有关严,他未有迟疑,推门而入。

  屋内开着灯,这,难道不会吸引追兵蜂拥而至吗?

  屋内摆设简单,一张床摆在中央,正对着窗是一台电视机。床边背对着门,坐着一个人。

  “你终于来了。”

  ……

  ……

  格瑞紧握着枪蹲跪在楼梯拐角的阴影里,额头沁出密密的汗珠。

  五分钟了,他守在十楼五分钟了——其他小队失去联系也有这么久了。最后可知的情报是十楼发现了尸体,可是没有任何一处发生任何规模的交火。可以确定的是目标仍然在楼内,不管是乘坐电梯或者直接跳下,外围包围圈不会因为信号中断而失去作用。

  但坏消息是,丢失信号,他这把鱼叉就失去了大部分作用。

  没有鱼叉,怎么灭杀网内的鱼呢?况且为了精准,鱼叉只有一把。

  某个瞬间,他突然有点想念自己金毛发小在耳边的喋喋不休。

  ……

  不能再拖延了,任务拖延一秒,就可能与对方增援正面相遇,那样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格瑞下定决心,从阴影中起身,然而与此同时。

 “啊!”

 “啊!”

  是惨叫声,源自十二楼,穿透了两层楼板的惨叫声。。

 “?!”

  迅雷不及掩耳,鱼叉投出去了。

  “1202……可恶”格瑞使劲推了推锁着的门,手伸向腰间携带的手雷。

  “轰!”

  硝烟弥漫过后,格瑞平举手枪,一步步踏进房内。

  “?!”

   怎么会?

  鱼叉尚未出击,渔网内的鱼却已经……

  已经身首异处。

  …….

  “金?金!楼顶的干扰器已经被摧毁了,你和大部队会合了吗?金?”耳机中出现紫堂幻因信号重连而有些不稳定的声音时,金恰好赶到核心位置——1202走廊尽头。

  走廊内的硝烟还未散尽,正对1202的两块玻璃破了——在金眼里这里就好似是发生了枪战。

  1202室外有两位全副武装的队员把守,毋须多言,他越过二人,径直向室内。

  “格瑞!”

  迎面而来的两只手却蛮不讲理的捂住他的眼睛。

  “后退,别看。”友人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不带波澜,只是……

  “格瑞……我……”

   那是什么?

   以电视机为轴线对称的两边喷洒出的血迹在墙上数米有余划开去,房间四角挂在铁索上的四肢兀自在伶仃摇晃着,铁索末端大腿粗的弹簧浸润在血里沉默着,无言地教导在场众人简单而残忍的肢解方法。房间中央的床上,滴滴答答的,床单被褥洇得看不清原样。床上躺着的残缺不全的目标,确认死亡。

  “格瑞?”

  “确认目标死亡,任务完成,别动队收拾现场,其余队员收队。”丹尼尔的命令适时到来,格瑞无视身边队员奇特的眼神,推着金来到走廊上。

  “格瑞,你放开啦。我没关系的……”

   睁开捂着眼的发小的双手,金仰头看着格瑞的眼睛露出一个很大的微笑。

  “格瑞你没事真的太好啦。”

  “金……你……”

  “我真的没事,这么多次任务下来怎么可能看个血就会出事啊。就算是以前……反正我没关系就对啦。”

  “……好吧,收队,走了。”走在金身后催促着他,格瑞又心事重重的回头望了一眼,就迈开步伐离开了。“

  “哎格瑞我跟你说信号断的时候我超担心的。”

  “别吵……”

  “哎怎么这样……格瑞你等等我啊。”

   等二人走远,房内留守队员仍在进行例行公事的回收清理。

   像任务顺利完成。

   一般无二。


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1.虽隶属于军方但是相当于是国家管理下的特工组织吧,所以不存在某金一时冲动不服从命令这样的问题。

2.后面还会有正儿八经的特工【你在说些什么】

3.终于开始埋伏笔了呜呜呜呜

4.某种意义上反正是清除目标所以人死了老丹就下令收队毕竟干耗着也没有什么用:D


最后仍然是求关注评论红心蓝手,感谢您的阅读,有不足欢迎指出【全是不足】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