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虚影残忆

从零开始的lof文手来60分混个脸熟。

主题“记忆”请多指教。

一个很短的小故事。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辛苦主页君了 比个心。

其实我觉得是糖

 

格瑞在凌晨两点莫名地醒来,身边床铺上的被子拱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却并没有人躺着。

那孩子?

……只是不相干的人罢了。

但是格瑞起身,穿戴好后手伸向烈斩,犹豫了一秒之后——他把烈斩留在了原位。

推门而出,住处往外抬头便是很澄澈的星空,除了非人造才能达到的完美和宁静,本身并无其他的异样。它辽阔茫远得令人窒息,缀以密度极大的星辰——这是一种告知,一种暗示,一种简洁易懂的蛊惑。繁星点点,告诉这颗星球上的人们,他们现在可能紧握利刃堪堪不肯入眠,可能趁夜疾行割开素不相识者的咽喉,又或者经历猜疑背叛穿透信赖之人的肌肤,但是这只不过是为了活着所必要的手段。重要的,追求的,都是“活着”以后,外面的世界,一整个光彩陆离的世界。

“在几万颗星球的数百亿双眼睛中,总有一双属于你爱的人。”

该死,自己在想什么。格瑞努力把无关紧要的想法逐出大脑,快步向前。金发的孩子一个人坐在院内的树下。夜晚的露水很凉,他的发梢都粘上了不少水珠,随角度变化渐变着色彩。

好看极了。

“哎格瑞你醒啦……”察觉到自己的到来,金发孩子转头咧嘴笑了起来。

“金……你……”思考了一下措辞的方式,“你怎么在这。”

  格瑞从不对初次见面的人释放过多的善意,到这种程度……就够了。

“我……我睡不着嘛。都说过很多次啦!”叫金的少年站起来,扶着树的手上满是露水。

“格瑞你说,上辈子,是真的存在的嘛?”

 金仰着头,格瑞从那双很好看的蓝色眸子中看到了自己。

“不知道,没兴趣。”他偏过头不再直视少年的眼睛,转而检查住处周围的防御设施。

 可是金仍然跟在身后喋喋不休:“我听说有一种草,白天出生晚上就死掉了,那它们是不是连今天几月几号都分不清啊?”

 死都死了,还要分清什么时间。格瑞心中想着,步伐加快。

“我还听说有一种花,一生只开一次,晚上开了不用多久就凋得差不多了……”

“还有一种水上的虫……”

  “闭嘴!”

   身后的人蓦然噤了声。

   格瑞转身对着紧跟不舍的人:

  “天一亮我就要走了,我们没什么关系。”

  “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

某个瞬间,面前的蓝眼中有一丝浑浊。

“对不起格瑞,我只是,今天开心而已。”

“我很高兴能今天能碰见你。”

 不知该如何接下去于是索性沉默,格瑞回房:“我要睡觉了。”

 收留一个人果然比走开更麻烦,这种错误自己这辈子不会再犯第二次了。相比情感——为什么这个人看上去很好亲和似曾相识这样的问题是想不通的,还是理智更应占据主导,毕竟在自己那颗星球在核聚变火光下四分五裂时,那个坐在飞船中的始作俑者,慈祥得像是个膝下满堂的普通老人。

我不知道你是我的谁,可能我上辈子爱过你,那不过是上辈子的事情而已。

躺下,提防周围的风吹草动,同时准备入眠——这个过程通常来的很长。

可似乎是到了某个特定的时间节点,意识开始不可控的变得模糊。

?!

为什么? 

 他感觉到金发少年走近,在他身边坐下,可是他不能移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

!?

“呐格瑞,你不用紧张,你听我说——诶虽然好像你现在啥都干不了喔……我也不知这是为什么。”

“其实我们从小就认识,很小的时候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啦,你来参加大赛,我就来找你了。”

“然后…...碰到了两个人,我就……不小心死掉了嘛,我又不是故意的。”声音里带着委屈,相对的,格瑞只能一动不动的沉默着,非自愿的听着身边人说怪异离奇的故事。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以这种形式出现了……咕呜……裁判长说是因为上届大赛冠军是我们姐姐所以才这样的……什么嘛简直和诅咒一样。诶嘿嘿他也没阻止我和别人说,反正马上你也就忘记了。”

“所以每天晚上这个时候我的身体会消散再重新组合后出现在随机的地方。而且前一天所有和我有关的事情都会没有了——对不起啊格瑞,你帮我杀的那几只大蜥蜴的分数全部要扣光光了。”

“消散的过程好慢而且好疼…...呜呜……就像每天都在这时候慢慢死掉一次。不过能遇见你,总比迷路在山谷里夜里一个人坐着等死或者掉到海里被奇怪的大鱼吃掉好得多啦。”

“格……格瑞……我……”

一日一生的虫,须臾凋谢的花,朝生暮死的野草……

时间线重置,我们都忘了你,只有你记得一切吗?

什么都忘记了……真是好笑,不过马上……又要忘记了。

“不过裁判长说只要你赢得比赛了,就能救我了。”

!!

“只要你赢了,只有你赢了哦,我就可以不用每天死一次了,那个时候新一届冠军产生,我就……我就真的死掉了。”

心里蓦的一沉,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是……

明明是素不相识的人……

在做梦吗?他是谁啊?他在叫格瑞吗?

“格……瑞……我每天晚上都去看星空,我每死一次……天上的星星就少了一颗……”

“你放心,在天上所有星星落尽之前,我一定……不管是不是死掉了,都会在你身边。”

“只是我好难过啊,只有一件事情。”

好困……意识远离了……他在……说什么啊?

“你不会……对相识一天的人,说爱他。”

……

……

断断续续的,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早晨起来感觉缺少了什么东西——预订计划是没有问题的,到底缺少了什么呢?

   账上积分减少了,啧,昨晚有人入侵触动付费的防御吗?

   拿上擦得洁净的烈斩,走出住处,天空蓝得鲜艳,人造的东西,虚假也像真实。

  参赛者越来越少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也不能被妨碍。

  他一个人快步走远,身影进入树林,枝叶簇簇地掩映着,终于消失不见了。


评论(6)

热度(41)

  1.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磐鸢啾啾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