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4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5]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本章日常

本章含大量食物描写,深夜党请自备食物谨慎观看。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快乐到氧化还原。

求关注 求评论 您的阅读和支持是我爆肝的ATP

                             [4]

在休假的时候叫金起早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或者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倘若硬要执行,那么他可能会变成萌宠冲你撒一顿娇或者变成猛兽向你呲个牙嚎两嗓子,然后倒下继续睡。因为二十几年看习惯了,格瑞基本把这当成是约定俗成的规矩,于是自己按生物钟起了个大早,留金一个人在床上睡成一团。

“嗯……皮蛋瘦肉粥……少放点盐。”

 笨蛋。格瑞不易察觉的摇了摇头,走进厨房对着锅碗瓢盆思考了几秒钟,冰箱基本上算是空了,要满足某金毛团子的无底胃,这一趟菜场是不去不行了。毕竟加班赶工吃惯了外卖泡面,难得休假在家总要弄点健康的。

都说南方人好做饭会养生,格瑞听到这玩意确乎是挺头疼的。毕竟养叼了一个人的嘴巴,到头来还要愈发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

开门关门声去了又来,沉寂了许久的厨房终于在这天又活泼起来了。

……

虽然昨晚的夜宵撑得金可饱,但是按照这家伙的德行这顿早饭基本上算是连着午饭一起吃了。格瑞看了一眼被他扔在水槽里解冻的巴沙鱼柳,有主荤的话焯个汤应该挺不错的,剩下的揉了面可以做两盘广式早茶。他把米泡好热了炒菜锅,顺手在砧板上切了三个番茄,一半装碗准备入汤一半用糖腌着放进冷藏室。看锅里的水差不多在滚气泡了,顺过手边的抹布擦了一遍砧板,麻利地把一块巴掌大的猪肉切丝后和着蛋清和生粉拌匀扔进气泡已经灿烂翻滚的锅内,十几秒后看肉丝变色果断捞起置于漏勺中。米差不多已经泡好了,肉丝和提前准备好切块的皮蛋先后放入锅中,加水漫过手腕还要上面一点,最后切点葱在水面洒好再加点盐调味。格瑞拿过盐罐,想了一下还是少加了一点。

毕竟是他梦里都在念的皮蛋瘦肉粥,毕竟他梦里还在叮嘱少放点盐。

汤的做法其实很简单,鱼柳在油里过一下加点料酒直接扔进番茄汤里就行了,本想打个蛋花,想想如果串味某人又要鬼叫,格瑞想想还是算了。

在金醒之前手边的材料应该还够包两个水晶包,粉条就着牛仔骨还能再炒一盘,剩下一点牛肉和猪肉切成薄片烤一下吧。格瑞这么想着一边擦着汗一边又往平底锅里加了点油,他其实挺想念薯塔的,不过基于外面小店卖的太难吃家里又太难做,最后还是作罢。

厨房工作是很累人的,格瑞私下觉得这种事情偶尔做做就好了。

……

“唔啊……早啊格瑞。”金揉着一头乱翘的金毛走出房间,已经快十点半了还在后知后觉给格瑞道早安。

心里暗自吐槽一句醒的真是时候,格瑞把手中的碗筷在饭桌上摆好:“快点洗漱来吃饭。”

卫生间里乒乒乓乓一阵之后,饭厅内二人坐好。

“哇,皮蛋瘦肉粥!我昨晚躺床上就在想了,格瑞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嘿嘿……嘶好烫。”捧着碗的金一边吸溜着粥一边夸。格瑞夹了一块牛仔骨放进嘴里后看了他一眼:

“你从今天早上六点就开始嘀咕皮蛋瘦肉粥,还强调了三遍先放肉再放皮蛋然后搅匀。”

“呃……我……”

“你还反复提醒盐不要太多。”看着坐在对面的金毛一副“这么尴尬吗我怎么不知道”的表情,格瑞心里莫名有点小得意。

要不抽空捏两个薯塔下一顿吃。

“诶嘿嘿……以前睡同寝的时候紫堂跟我提到过一次,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毛病。格瑞所以我……”

“吃你的饭。”适时的一筷子糖番茄堵住金的嘴,格瑞寻思你别是还想吃点别的。

粥是好粥,粘稠度基本看加水多少,加水多少又全看个人掌握,多一分成了米饭难以下咽少一分成了米汤稀稀拉拉喝着没味。格瑞放下碗的时候看见金已经第三次端着空碗往厨房跑了,心道这早上几小时可算没白忙。而番茄汤的酸味衬得鱼片更加鲜嫩,入口也不起渣,和糖番茄一做两吃两厢点缀着。牛仔骨嚼劲十足粉条又软糯无比,最后搭配上烤薄片牛羊肉,撒上孜然,番茄或黑胡椒酱自取,配着前夜冰镇好的西瓜汁以免口干。时针分针在数字十二重合时这顿饭掐头去尾才算吃完,等格瑞洗完盘子出来金还躺在沙发上冒着幸福的泡泡,杯子里的果汁都空了还咬着吸管吸个不停。走上去给他再倒半杯,格瑞开始怀疑一顿饭不会把自己发小吃傻了吧。

“格瑞……我跟你说,以后哪个女孩子嫁给了你简直是上辈子为世界挡了核弹来福报了。”金仰在沙发上倒着看格瑞,后者偏偏头:

“说什么傻话呢。”

“好撑啊!格瑞下午我们去逛街吧,晚饭约凯莉紫堂在步行街寻家网红餐厅解决。”

“随你了。”

……

说是逛街,但两个男生总归没有那么多耐心。被金拉着第四次路过电玩城入口时格瑞忍不住了:“想打电玩就进去吧。”

“哎嘿嘿格瑞我以为你不会让我打电玩的。”

“走吧。”

相比之下同龄人钟爱的枪战开车对二人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用金的话说:“我们出现场的时候都没用过这种烂枪。”或者是“为什么这个车速这么慢啊。”于是最后,二人在一台娃娃机前停下了。

“格瑞你看这个独角兽超可爱的,你要不要抓一个试试?”

“你投币。”

站在娃娃机前,潜意识里格瑞知道娃娃机程序大多是坑钱的,但是金说想要,就抓抓看吧。

操纵着夹子悬停在目标娃娃的上方,格瑞回忆着很多年前看的抓娃娃秘诀:晃动摇杆调整抓钩位置,等时间到零自动下杆,还有什么来着……

出乎意料的,像是程序故意配合,夹子伸下,紧紧抓住娃娃后缓缓向洞口上方移动后停住。

然后就停住了。

“诶格瑞我再投一盘你直接按下钩按钮它就肯定下来啦。”这么说着娃娃机传来再来一盘的提示,格瑞了然,轻拍按钮,独角兽果然从钩子上掉了下来。

然后角卡在了洞口,整只独角兽悬停在半空。

“噗哈哈哈哈哈哈格瑞你什么运气啊这也行。”从还有这种操作的惊愕中回过神来的金笑得直不起腰,“我来我来。”

再投一盘后,用抓钩戳一下,独角兽总算到手了。

“哎这个好简单啊,格瑞我们来抓这个!”

……当一小时后格瑞扫了一眼变成活体娃娃架的自己,确立了这么多年来的假设——自己发小的运气异于常人。

“格瑞我们只有两个游戏币了,要不我去推币机看看能不能逆天改命吧。”

“那种东西是骗人的……”

随即他听到的是金投币的声音,和推币机发出的“哗”的动静。

谁踹翻了推币机吗?

格瑞现在觉得,金一定是上辈子为世界挡了核弹来福报了。

……

等他们用完最后一个游戏币在工作人员的目送下走出电玩城,天已经完全黑了,而格瑞庆幸最后几个币没有奉献给推币机。

“凯莉说他们在蟹肉煲那家店等我们,格瑞我们得快点,我好饿了。”拉着格瑞在步行街上持续冲刺,知道的这是去饭店,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抓捕通缉罪犯。

饭点基本算是过了,那家店仍然是人头攒动——网红店,从来不会缺少尝鲜的客人。

“凯莉久等啦。”面对面坐下,金一边接过菜单一边说,“你们都没先点菜啊。”

“不着急,本小姐正好看完这集英剧。”凯莉这么说着,眼睛却没离开手上的平板。格瑞略过一眼:

《神探夏洛克》——是自己和金学生时代都挺喜欢的英剧。

一旁的金吵闹着要点两盘蟹煲,很久没有一整天像这样有个金在身边唠叨,现在居然有点被吵得头疼。

罢了,习惯就好。

人声鼎沸,食物上桌,看金手筷并用啃着螃蟹毫不客气,格瑞开了一罐菠萝啤。

难得的休憩难得的夜,难得的安宁难得的心。

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格瑞这么想。


碎碎念:广州的早茶一直让我念念不忘,特别是刚出炉中间是固液混合态的薯塔。

煲皮蛋瘦肉粥放水的多少真的很重要。

巴沙鱼直接超市买鱼柳焯在番茄汤里,绝赞。

抓娃娃那件事是前几天亲身经历,而推币机不要想了,逆天改命不存在的。

日常就是吃吃吃玩玩玩。

日常最适合埋伏笔了

蟹肉煲其实没有那么好吃所以没有描写,螃蟹怎么样还是清蒸了吃蟹黄蟹膏最赞了。

最后依旧是,感谢阅读!www比个心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