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5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6]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本章基本算是日常

本章画风变化有 意识流有 轻微血液倾向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快乐到贝克曼重排。

求关注评论 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5]

晚饭归家最惬意的,就是躺在床上一边吃甜点一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等格瑞把洗衣机里的衣裤全部晒好,转头发现金已经很自觉地洗完澡跑到自家床上盖好被子开始玩手机了——完全没有对今晚甜点吃什么提意见的苗头,这意味着随你做只要好吃就行。

下午捏的半成品薯塔再稍作加工进烤箱不用等太久就有一道美味,虽不及最正宗甜品那般火候掌握到极致,但是比街边的普通蛋挞卖相好的自信还是要有的。格瑞从冰箱里取出月前买的库米思,准备调个金一直想尝试的饮品。上楼前顺路买的草莓洗好放在淡盐水里浸一会儿滤过后扔进榨汁机,开两杯养乐多的话只要用量杯浅浅量数毫升库米思混合即可。奶茶店里特制的容器手头虽然没有,但格瑞庆幸地发现读书时实验课用的大号梨形漏斗还没有损坏,所有液体倒入其中摇晃使其混合均匀,从下口放出置于广口壶中再添加少许冰块,增加口感清凉度的同时也能稀释过甜带来的腻感。格瑞将床上桌摆放妥当,甜点饮料上桌后便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草莓优格顺手拿起一个薯塔。

“诶格瑞你怎么……”

“你可没提要吃甜点。”

“呜怎么这样啊……”

 甜点的量不多,二人也都是不易胖的体质,吃完闹一会儿差不多就到了洗漱睡觉的点了。理所当然的,格瑞没拒绝就等同于默许金留宿了。主卧的一张大号双人床两床被子,即便是盛夏因为开了空调的缘故后者还是必要的。格瑞躺好准备关灯,却发现金兀自玩着手机,还摸出耳机准备戴上。

“你不睡?”

“诶嘿嘿……我这不是怕睡着了报菜名又吵着你嘛。格瑞你先睡就好啦,我听会歌就睡啦,这两天我觉得大悲咒特好听呢。”

“……你早点睡。”格瑞翻了个身关了灯,黑暗中两个青年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挺好辨识,身旁的金安安静静地躺着——基于他平时八爪鱼式睡相推测这肯定是没睡着。格瑞睁开眼,一旁的发小头枕着双手,仍旧插着耳机。他索性不再多管,青年人闹得兴奋一时半会睡不着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于是他便任凭意识逐渐远去沉入睡眠……

有他在身边,确乎能睡得安稳。

……

我梦见了一片斑斓,如汪洋内明暗幻灭的泡沫般绚烂,我拾起一块贝壳,我看到了马赛克的碎片,有一点光,就如万花镜里的变幻,错乱。我看见万花镜的深处,那是扭曲褶皱的一千万只眼,眼里全是瑰丽的红,红的像残阳,像黑夜的血。我看到那一千万只眼全部在对我笑,它们转瞬间又变成一千万只口,口中长的不是皓齿,是锐利的屠刀。

我好害怕,我感觉到自己在一直跑,朝万花镜广口那端跑,身后的屠刀一直追着我,我从口袋里摸到了手枪,举枪射击却发现没有子弹……

我跑出万花镜,跑进了农村的田野,这里是夜,月亮被乌云遮住,周围暗的怕人,乌云压得好低好低,风好大,好冷……

乌云,狂风,无人机起飞不了,通讯中断……

啊!

我看到姐姐浑身是血跑过来,拉着我一直跑,我怕极了,想哭,但是姐姐好小声的说如果哭了就会给那些人听到,后来我跑累了,姐姐就背着我跑,姐姐脖子和背上全是血,弄得我也满脸是血……姐姐把她的手枪给我,让我看到有人追就开枪打死他们,姐姐是教过我开枪的,她说金你已经十岁了,是大孩子了,大孩子是不会害怕的。我对着后面的人影开枪,我看到有一个影子倒了下去。反冲力好大,虎口有湿湿的东西流出来……

后面的影子越来越多越来越近,手枪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影子也在开枪,子弹呼呼从我们身边掠过……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追上的,我让姐姐丢下我快跑,他们不会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样。姐姐咬着牙不吭声,我却听见影子说要把小的抓到扔进绞肉机里绞碎,肉和骨头混在一起,让血都流干净,连眼球都碾碎……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姐姐背着我跑进一个大铁门,附近除了那里被砖头墙围了好大一片,其他全部都是望也望不到边的田野。铁门里面好臭,像是猪圈的味道,还混着血腥味,我想吐,但是不敢吐。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姐姐把我放在地下,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只死掉的肉牛,肚子被划开好大一道口子,里面都倒空了,肠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收拾……

姐姐让我躲到牛肚子里去,我听到影子越来越近了,我赶快钻进去,姐姐拿一个小纽扣别在我的领口,她说这是定位信标,格瑞会来救我的,让我呆在里面千万别出去。

格瑞……格瑞去体训了……他会赶回来救我的……

我从切口缝隙往外看,看到姐姐蹒跚着跑远,姐姐好像被影子的子弹射中了……

我听见影子们的脚步逐渐远去消失,牛肚子里好闷,血糊得我满脸都是,我一动也不敢动,呼吸都不敢太大声,慢慢的慢慢的,意识逐渐远去,可能是睡着了……

……

我被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惊醒,刚想动一动手指头,牛肚子就被拉开了,我被拖着头发揪出来扔在地下。

影子们回来了。

他们踢我的头,用铁皮包着的鞋尖踹我的肚子,有一个人拽着我的脚腕往绞肉机拖,我拼命挣扎,我不想被绞成肉饼。

咔嚓咔嚓……

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可是我是大孩子了,不能哭的。我问他们把姐姐怎么样了,他们就开始笑。有一个说姐姐被子弹打死了,有一个说姐姐掉到湖里淹死了。

姐姐死掉了。

他们把姐姐杀掉了。

我也要被杀掉了。

杀掉了……

……

杀掉?

……

“金?金!”

……

我好想忘掉了什么事,我可能又睡着了……

“金你别害怕,我是格瑞,我就在你旁边。”

我就记得后来我周围全是死人,我坐在血里一直哭一直哭。

“金你醒醒!”

后来格瑞就来了,格瑞背着我走了一夜,他一直在跟我说没事,已经安全了。

“金,醒过来,我们已经安全了。”

……

“安全了?”

……

格瑞是从睡眠中硬生生被金颤抖的声音惊醒的,身边的金发人缩成一团,被子整个儿揉着掉在地上,他全身都是冷汗,一直手紧紧抓着床单,上齿把下唇咬的出血,枕套上都滴答上几点殷红,混着铁锈的气味。

傻子都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做噩梦。格瑞开了灯,金却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PTSD……1202房间里的那一幕……不,果然还是和那些家伙……组织?

格瑞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惧,他怕自己的发小就这样身陷过去的幻影中逐渐死去,更怕那个素昧平生的“他”将那个阳光的金完全吃掉,嚼碎,咽下去……

他还记得那个月黑的夜晚,他赶到那个偏僻的屠宰场,却看见一地的尸体,金拿着刀呆呆坐在血里,眼泪都流干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兴许由于年龄的缘故,“他”在杀光现场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之后,就再度睡去了。

只是孤零零在血与汗混合的死牛肚中瑟瑟发抖的过去,像是被炭火烧红的烙铁,结结实实烙在自己最珍视的那个金发人的皮肤上。

他努力回忆着,回忆着当年让发小卸下恐惧安然睡去的那句话。

“金……金!”

“醒过来,我们已经安全了。”

他握住金的手,死命盯着发小被汗濡湿的侧脸。

“格瑞?我……”

“是我。你在我家,没事的,别害怕了。”

“噢……我……”

花了几十秒确认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金撑着床迷迷糊糊地坐起。格瑞马上立起一个枕头让他靠着。

“你是不是……”

“没……没关系的格瑞,我只是做了个噩梦……”用袖子随意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扯起一个笑容。

肌肉好僵硬,根本笑不出来。双目对视,格瑞看到了金眼底的泪光。他伸手把金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把他环在自己身边。

“格瑞……我做了个梦,梦里被好多人追,我有枪,也想用格斗术打跑他们,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他们还杀了……”

“够了!”手臂收紧了些。

“我知道现在我们的调查与他们肯定有关,我怕我们还是惹不起他们,我怕他们伤害你……”

格瑞换了一个姿势,双手搭在金肩膀上让他转了个身,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他在金眼睛中看到了同样满头大汗的自己。

“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秋没有死这一结论,她肯定是逃脱或者被救了。”格瑞顿了顿,“金,我们是战士,我们背后有很多很多人支持着我们。那些活在黑暗里的人,只是……”

他想了半秒。

“只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罢了。”

“如果有必要,等手头事件办完后我帮你申请荣养。”

“我不!”金的回答快的让人吃惊。他又咬了咬已经破开流血的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我要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一个不漏!”

说完这话金一头倒在格瑞膝盖上,像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笨蛋,是我们。”

格瑞很轻很轻的说了一声。

……

“感觉好累啊,格瑞,可是我不想睡了。”

“不想睡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可是我不想动。”

“我去给你端过来。”

走进厨房的格瑞偷瞄了一眼手机,四点多一点。

是快要天亮的时候了。

虽然往事在身上的烙印深得让人心疼,但是至少现在有一整个休假让金调整好自己。

不,应该说。

让他们两人。


碎碎念:优格味道是真的好,有了养乐多不加库米思问题也不大的。说不定加了还太甜。

每一个战士也有他们的阴影,感谢一直默默守护一方平安的人们,祝安好。

金的阴影来源显然不是因为看个飙血就这样了。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关应该能这么操作吧?如果有明显bug欢迎评论指出ww

某种程度上相互关心的两人其实也是很甜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