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6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7]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下章开始biubiubiu

本章有雷有卡出没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高兴到洛伦兹变换。

求关注评论 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个人认为本章中间及其可爱                     

                              [6]

所以说常识中有时候是蕴含着真理的。比如一个情绪低落的人要排解忧愁,吃甜食或吃辣都是非常好的方法,再考虑到金不碰辣椒,于是前者便成了不二之选。家用工具除了能做最普通的甜筒冰淇淋也很难变出其他花样,格瑞把剩下的半袋草莓和仅剩的几包作为零食的奥利奥饼干堆在一起——快餐店卖的冰淇淋旋风虽然死贵死贵,不过细细想来也并不难做的样子?

牛奶和砂糖五比一混合均匀,打入一个鸡蛋加热并充分搅拌,同时腾出另一个碗加入两又四分之一勺淀粉调成稀浆慢慢倒入。再次搅拌后趁热放入冰箱,由于科学也难以定论的姆潘巴现象一个半小时左右冰淇淋原料就可以冻好了。格瑞洗过了刀子和砧板准备把草莓切丁——毕竟现做草莓酱花费时间太长。奥利奥需要尽可能打碎,这也是个费时间的工作——但金毕竟闲着也是闲着,让他边看剧边动动手也不错。

等冰淇淋原料从冰箱里取出来的时候,金已经看完了一整季的《神探夏洛克》吃掉了所有没吃完的薯塔喝完了二人份的草莓优格。好消息是奥利奥已经被捣碎到差不多要捅穿碗了,而尽管天已经有点亮光,金也没有再睡回笼觉的意思。把冰淇淋原料倒入装有奥利奥的碗中反复搅拌,刻意调节成金字塔状后在周围均匀放上草莓丁,放回冰箱里再稍稍冷冻一下。等成品竣工后天已经大亮了,入口时奥利奥的甜香混合草莓的清新,甜度刚刚好,未化的冰淇淋冰洁掉通宵的疲倦,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而基于大清早吃冰容易胃疼的原则,在金吃完一半的时候格瑞便坚决地拿走了碗。金用混合着渴望和馋猫的眼神目送着格瑞把碗放回冷冻室,并做出了如下吐槽:

“成品三小时,用餐两分钟。”

当然如上碎碎念并没有被格瑞听到,不然以后吃的就没有着落了。金这么想。

其实格瑞是听到了的,不过金都有心情吐槽了,格瑞也就没太在意。毕竟他最怕的,还是自己发小满身冷汗的样子和混沌迷离的眼神。

宅在家休假的日子无非就是看看剧打打游戏刷刷交流论坛。格瑞寻思过几天带着金到警方给认识的一线老同学帮帮忙,也算是充当了单调的日常训练——虽然这些是后话,但是月末按例上秤这件事必须三令五申和金讲清楚,不然超标罚扫厕所强制降脂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吃是真的快乐,但是减肥是真的不快乐。多方面考虑到如果到现场给警方帮忙又吃不到两顿好的,先放纵一下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

“格瑞我们明天真的要去警察局吗?”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金哭丧着脸,“我们现在在休假诶。”

“假期内日常训练的一部分。”格瑞正从冰箱里往外拿食材,考虑到两周内自己的发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肉,一段时间只吃不动感觉马甲线都变淡了,为了进一步遏制事态的发展,他们已经联系好第二天到警局走一趟。所以相对的,为了拉回金越来越垮下去的脸,今晚的死命令便是:       

必须吃顿好的。

“格瑞我想……”

“猪排盖饭要不要?”

“要!”

问题顺利解决了。

从速食角度上来说猪排盖饭做法简单又能解馋——如果是直接把炸猪排和酱汁盖在白米饭上的话,但时间充裕,格瑞也不愿就这么敷衍了事一顿。把在沙发上躺尸的金毛拎到厨房打下手,格瑞操刀把解冻的猪里脊按两厘米左右厚度切片,葱,洋葱和海苔也一并切好备用。打蛋液和锤松肉片的工作就交给金了,没有松肉锤的话擀面杖或者干脆用刀背拍也是不错的选择。原材料处理好后撒上黑胡椒加盐腌渍,不用等待太久便可以捞出裹上淀粉和蛋液,再进一步裹面包糠的同时在平底锅内热好油,放入猪排炸至两面金黄后捞出切块。生抽和米酒一比一调成酱汁与洋葱一起熬煮,放入猪排使其入味。饭早就蒸上了,等猪排收汁盛好饭按一个方向从外向内淋上酱汁,猪排拖到饭上盖个盖子焖一会等入味。金很懂事地在桌上摆好筷子开了两罐凉茶,饭一上桌盖子掀开,等是不可能等的。

第一口炸猪排的脆香充满口腔的感觉是最幸福的,火候掌握得正好肉收敛成一丝一丝的嫩得人几乎想咬下自己的舌头。被酱汁充分渗透的米饭在保留原本糯香的同时口感错落有致富有层次感,配上凉茶回甘防腻,咀嚼两下也凸显得米饭愈发甘甜。尽管这一份饭相当经饱,但金也堪堪把一整碗填进嘴里,舔得汤汁都不剩后依依不舍地还偷摸往格瑞碗里瞧两眼。

要是每晚都能像这样那该多好——被休假生生喂刁了嘴的某人不知不觉地提高了用餐标准,现在觉得三明治夹鱼腩刺身都有点莫名不那么可爱了,怎么想都是好吃的太多的错。

“今晚的碗你洗,减肥。”吃完饭的格瑞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完全没有要挪动的意思,听了这话的金毛莫名脚步又沉重了起来。

“吃饭的家伙也收拾好,明天要早起。”

“……好。”

孑然一身在厨房洗碗的背影显得可怜又无助。

……

“小鬼头来啦。”大清早走进混合着铁栏杆冰凉和正义威压气场的警局确实非常能提振精神。不过加上眼前的人气氛怎么都觉得有点奇怪。

“雷狮学长好。”金嘴巴很甜地率先打招呼,而格瑞点点头也算和自己的老同学问过了好。

“啧啧,你们够滋润啊。”雷狮端着个老干部的茶缸,虽然里面漂浮着数粒枸杞但是金黄色的液体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特别是小鬼头,要不要让卡米尔帮你看看各项指标还是否合格?”

“他是法医。”格瑞阴着脸说。

“基础医学和看活人的医生一样学。”雷狮回得很快,像是早就等好了。

“呃……好啦,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到雷狮学长的?”金佯装没看出气氛异样出言打断不吉利的话题,而格瑞则扭过头假装对墙上的执法流程产生了兴趣。

“来都来了,大哥怎么不带人进来。”抱着一沓资料的卡米尔从楼梯间露出一个脑袋。

“这不和老同学叙叙旧嘛,雷狮这么说着回头眼神示意,“走着?”

……

“我说你啊,好好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服务一下社会?”走在前面的雷狮朝金努努嘴。

“大哥……”卡米尔似乎是想说什么,但雷狮假装没听见。不懂话里内涵的金被带到一个拉着帘子的大房间,雷狮率先进去,跟在后面的金四处瞟了几眼,从几台面对他的电脑上捕捉到奇怪的画面。

他退出去看房间的门牌——扫黄打非专项小组。

……请问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金回头找格瑞,四下望去却已经不见人影,貌似是去停尸房给卡米尔提参考意见去了。

   金抬头望望被警局灯光映成淡蓝色的天花板,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

   在扫黄打非办待了一天的金听遍了数十种嗯嗯啊啊的声音,红着一张脸给这些片子打上不同的分级,期间多次妄想用人畜无害的外表恳求组长警花大姐放水,做出制作自动鉴别AI等多项承诺,未果。感到身心俱疲仿佛身体被掏空被雷狮坏笑着领到食堂,碰见了一日未谋面的格瑞。

   果真是一日未见如隔三秋,快要吃完的格瑞看到端着盘子走过来的二人也坐着没动。雷狮放下盘子就赶忙叮嘱金:“快点吃啊,晚上有加班的。”

  “啊?……”看着自己盘里包菜肉丸生无可恋的金听了这句话更加生无可恋。

  “不然呢?早跟格瑞讲好带吃饭的家伙。”雷狮微微放低分贝这么说着。

   ?!

   “局里也要保密的。”格瑞没头没尾地蹦出一句,此时他已经吃完饭开始喝汤。金心下了然,拿起筷子开始例行公事似的扒拉。

   还行吧,总比扫黄强得多了。


碎碎念:终于要从吃吃吃中回归主题了【你居然还记得这是篇军警】

多四分之一勺是为了让冰淇淋更粘稠一点。

冰淇淋旋风真的是人间的正义。

请勿大清早空腹吃冰,非常不好。

一番思考后觉得以后做菜篇幅可以缩减而口感篇幅可以增加。

同时尽量深夜发,毕竟老夫也不是什么魔鬼。

最后,仍然是,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关注评论红心蓝手是作者永恒不变爆肝的动力。

想要长评呜呜呜呜qaq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