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7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8]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本章战损有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开心到错位相减。

本章幼驯染组高帅有

本章有不少雷的描写

需要声明的是 本文除了瑞金cp其他都是正常的友情亲情前后辈关系

心疼雷总一秒

再心疼一下只在雷总一句话里出现的无名政府冤家


                               [7]

   “道理我都懂,可是……”金钻进那辆黑色丰田的时候一时语塞,“可是卡米尔为什么也出现场?”

   正在检查装备的卡米尔抬头看了金一眼没吭声,雷狮从驾驶座偏过身子,脸靠着座椅背盯着金看,良久长叹一声:“人手不够,迫不得已卖亲弟上前线啊。”

   “大哥,我……”卡米尔正欲反驳,雷狮摆摆手示意什么都别说了,反手汽车打火,连同后面的一车共八人赶赴任务现场——人声鼎沸的中山路市中心,AT市的红灯区就星星点点混杂在这里,甚至就隐藏在某个豪华大酒楼或者典雅咖啡厅的外表下。这里房租理直气壮得贵,而仿佛是为了映衬某种高身价一般,这里的一笔不法交易数额也高得离奇,当然雷狮懒得管那么多,见不得光的脏东西,管它有什么利益关联,一竿子捅到底谁死谁倒霉。因此在数不清的奖章荣誉背后,得罪人遭暗算甚至命悬一线的时候也不在少数。只是——只是再怎么说,假手军方直属管理精英中的二人,这事儿怎么看怎么奇怪,甚至比让金干一天扫黄打非更奇怪。

   车平稳地开着,车内的人相对无言,金把配枪拿出来调了一遍——许可已经下了,丹尼尔似乎很乐意的样子。

   咔嚓咔嚓……

   “和我们盯的哪个案子有关?“许久格瑞打破了沉默。

   “黑玫瑰吧,忘了你们怎么称呼,老丹都多大的人了取这么中二的名字,幼稚不幼稚。”雷狮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讨点什么好处,“帮你们找到线索不请我和卡米尔吃两顿?”

   “那你干嘛不直接联系让我们接手?”金把枪放好,转而有点气呼呼地问——确乎,这不是件小事。

   正逢红灯停车,雷狮整个儿转过身:“小鬼头你是不是看片看傻掉了?端个毒窝抓几个赌徒毒贩子如果给你们搞得兴师动众,又是直升机又是热成像的,跑了大头你们以后抓空气去?我怎么觉得你脑子还不如佩利好使……”

   “你……”金一时语塞,“那这种事情你还叫我们。”

   “大哥要情报。”“他要情报。”

一蓝一紫两双眸子在黑暗中莫名显得特别亮堂。

“可以啊格瑞。”雷狮露出他难得一见赞许他人的笑容,“埋的线人返的东西不多,但现在可以知道的。”

他直视着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这是一票大的,对方根深杈多,扔个炸弹沉个船或者悄无声息做掉个人你们行,但一众宵小之辈——还得靠我们。”

“丹尼尔?”

“早知道了。”

“好哇,你们都布置好了还骗我来局子里看一天成人片!”金气得一跳,头磕到车顶又疼地嗷儿叫一声,捂着脑袋使劲揉。

   “说了这事儿暂时不能声张,我不想得罪了谁的靠山弄得横尸街头。”

   “那行动展开后?……”

   “等人人自危树倒猢狲散了谁还有空理我?”雷狮背过身伸了一个大懒腰,“所以你们干活要快准狠,一刀毙命别给留活路。”

   “这个不用你提醒。”格瑞帮金揉着撞疼的脑袋,而雷狮听出了他话里隐隐约约的感激。

   “大哥,绿灯了。”

   “好那我们谈点正事儿。”雷狮开着车拐弯。

   “吃两顿好的。”

   ……

   在人群聚集地之外几十米找个空位停好车,雷狮点了四杯奶茶准备边喝边等,请客被顺理成章推给了金,最后由格瑞理所应当地付钱。

   “这……不会也是你的手笔吧?”金指着远处高高飘扬的“市无人机表演大赛”问雷狮。

   “啊这个嘛,我在政府有个冤家,让他帮忙办的,你看着要用让我开后备箱就行。”

   “可以啊雷狮,人脉广泛嘛。”金试图伸手拍拍雷狮的肩,未果。

   “叫学长,没大没小的。”不过看上去雷狮很受用就是了。

在夜色的掩护下一架无人机从难以引人注目的地方起飞,在人群头顶盘旋不时悬停,摄像头四处转动,欣赏着表演的无人机队——观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

等待是寂寥的,金用大腿夹着刚买的果茶吸溜吸溜地喝,手上动作不敢怠慢,双眼死盯着屏幕寻找着目标……

“是这个!”镜头拉近放大,一个穿着深蓝色过膝工作服推着手推车的工人从人群中穿过,嘴里不断喊着借过,车上架着个老款电冰箱。

“干个活手套都不戴,伪装都没有职业精神。”金嘀咕着,坐副驾的卡米尔补了一句:“寻常工人的手不会没茧子。”说着转头看雷狮寻求意见。

“不急。”雷狮把喝完的奶茶杯子捏扁了丢在车门收纳里,“不出意外这就是个四线的小马仔,我们还在这盯着,让另一队人给他扣住——他无非是去交易或者交易完了,姑且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问不出也没关系,我们在这堵他的上线就行了。”这般解释完雷狮开始向另一车的警员发出命令:“帕洛斯,带着佩利把那个推冰箱的扣住,别给跑了,小心对方身上有武器。”

“加勒比……诶不是,海盗团全员都来了啊。”说完挨了一记眼刀的金毫无痕迹地靠近了一点格瑞。不多一会对讲机里传来帕洛斯的声音:“老大,冷冻室的暗格里都是现金,他们这一票干完了。”

“嗯,好。”雷狮抽出手枪解除保险,一手指指十几米外一栋状若居酒屋的建筑物,“就那。”

“我拿热成像扫过了,有好几个马仔,似乎手里有家伙,但炸弹之类的没有。”

“小鬼头动作还挺快。”

四人下车手持武器准备往目标点赶,格瑞瞟了一眼旁边波澜不惊有序撤离的群众——雷狮这个政府的朋友有两手,观众都是安排好的,也省下疏散群众的麻烦。

“他们抄家伙不太行,当个眼线或混淆视听还不错。”跑在最前面的雷狮回头冲格瑞一笑。

移动到建筑物外墙,雷狮吩咐二队绕后切断电源,他们则正面突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等耳机里传来帕洛斯做业完毕的信号,背后的金递上来两个夜视镜,雷狮一脚踹开居酒屋的门:

“警察!扔掉武器,放弃抵抗!”

随着一阵乒乒乓乓,等雷狮把电闸再打开,可视范围内的马仔都倒的倒晕的晕了,雷狮摁住一个踢开他手上的刀:“你别说,你们这帮人办事真是麻利。”

“在二楼。”格瑞言简意赅,带着金上楼梯。

“诶格瑞我们在下面这么闹目标会不会早跑了?”

“他销赃要时间。”

四人来到二楼,走廊尽头的那间房门紧闭里面还隐隐有灯光,仍是雷狮一马当先两脚踹开了门。

果真是目标——一个满身横肉的胖子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亮闪闪晃眼睛,他似乎是刚收好一个手提箱,另一手拿着一把短刀欲跳窗逃走——

“哪儿跑你。”雷狮冲上去一把薅住他拿刀的手腕,可那人看着臃肿移动起来却灵活的紧,三两下欲挣脱,雷狮一个膝袭撞在他手臂上,刀掉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

“大哥小心!”

手腕里藏着的袖剑,快得让人猝不及防,雷狮闷哼一声,一手捂着侧腹,有血液淙淙而出。那人一击得手狠命一撞,雷狮踉跄几步后背撞到墙滑坐在地上。

“丫的……”

“大哥!”

趁着卡米尔掩护雷狮的当口,那人狠命一跃,撞破玻璃跳出窗外。

“金!”格瑞喊着自己发小的名字,动作不停跟着跳下二楼。该死,也许是求生欲作祟,那人稳住身形拔腿飞跑,再有十几米就能拐过巷子混入人头攒动的主干道,再要抓捕就难了,格瑞脚下发力猛追,却未注意到身后未做任何缓冲措施直直从二楼跳下的金。

因为他双手平举着手枪。

“砰!”

精准而优雅的子弹划过黑夜的长空,在空寂的小巷里隐隐有回声游荡,准确无误地射穿小腿,目标蹒跚了几下颓然摔倒。在格瑞愣住的一秒金已经箭步上前膝盖顶住那人的背部并控制住双手:

“你的上线是谁?老实交代!”金奶凶奶凶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格瑞皱了皱眉,走上前拍了拍自己的发小:

“还是我来吧。”实话实说,审讯这类工作,出门会被认作未成年小朋友的金还是不太适合。

格瑞冷着脸,一脚踩住目标的伤口:“我时间不多。”

“你的上线或者你的腿,自己选。”脚上用力,那胖子满头大汗发出痛苦的哀嚎,但还是一个字都不说。

“嚯呦,还挺硬气。”金气得咬牙,膝上的力也加大了点。而格瑞显然不愿意在逼供上浪费太多时间。

“金,看箱子,找他的手机。”

箱子打开搜出手机,格瑞心想逼问出锁屏密码也是件麻烦事,正欲换些什么其他的法子,却见金拿着手机鼓捣了几秒递给格瑞,“搞定啦。”

格瑞赞许冲自己的发小点点头,打开通话记录翻了两下,找到一个号码回拨过去。

救护车的声音逐渐靠近了,有卡米尔在身边雷狮应该问题不大。格瑞这么想着,手机忙音了几十秒,然后被接起。

?!

“喂?”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事情办好了钱就快点给老子打来,不然下一批货不送。”背景中的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和女人的吟哦在空荡的巷子里听得特别清晰。

成了,听说滑头的毒枭接头又是变声器又是伪造号码,看来这位是安逸惯了。格瑞默默挂掉电话,接下来就是简单的工作了。他把手机扔还给金,“查查号主。”

至于剩下的,他听到楼上佩利的大呼小叫和二队其他队员靠近的脚步,泄愤似的踢了目标一脚,随后站起身,看着目标被押送完毕架上警车,转头拉着身边的金:“我们去看看雷狮。”

初步处理早就做好了,看样子没伤到要害不过出血量实在不小,二人赶到时雷狮正被抬着往救护车上运,卡米尔在一旁陪着紧皱眉头嘴唇都快咬破了——虽然负伤习以为常,但果然还是……

“雷狮学长……”金拽着格瑞的衣角,看样子心里难过得很。

“上线找到了,你好好休息。”听到格瑞出声,雷狮睁开了眼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我说法医科的基础医学一样处理吧。”

“雷狮你!”

……

目送闪着灯开走的救护车,格瑞寻思叮嘱几句金往后近身格斗的注意事项,追查上线的后续工作便移交给帕洛斯一行人,顺便嘱咐着交通系统的同事注意着。格瑞开着车带金回警局等消息。

司空见惯的一个不眠夜,不过好在,见到下一个目标不是在同伴血染的小巷,而是在审讯室里了。

 

碎碎念:

回归主线啦,刚回来就见血可真刺激【被电】。

袖剑有参考电锯惊魂,戴在手腕上长袖遮住碰一下就弹出来,防不胜防。

室内狭小难以开枪近身搏击合情合理。

胖子是三线,要抓的是二线,顺藤摸瓜抓老大。

今天的人民卫士也奋战在第一线,致敬!

一日双更真的好累= =往后写尽量质量数量兼顾吧。

求红心蓝手求关注求评论。

最后,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