磐鸢啾啾啾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黯古鸢。

【瑞金】阳火 8

首章指路:[1]

下章指路:[9]

主瑞金 现代pa 军警 会有全员出没 

您的红心蓝手会使我开心到自由落体。   

本章有小段吃吃吃描写,深夜党你懂的。

出现了,全能男神家政满分格瑞。                    

                                [8]

  审讯室里的灯光白得刺眼,刚进来的金很不舒服地眯上了眼睛,等了好一会儿才拉拉格瑞的袖子,二人走进最里面的房间——一桌三椅的最简单摆设,一个五十来岁头发稀少的男人戴着手铐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脖子上一圈一圈的赘肉暗讽着他花天酒地的生活,见两人进来也没有多余的表情,显得很平静。

  “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

  “那你也肯定知道,知无不言,对你我都是最好的。”格瑞坐下,身边的金拖椅子的时候摩擦出很大的声响,格瑞皱皱眉,忍住没说什么。

  二人坐定,金忍不住出声问道:“那个……我好像在电视上见过你,是不是那个……环保局副局长来着?”

 “惭愧啊小同志。”男人露出一点笑容,丝毫看不出惭愧的样子,“只是没想到前几天还在莅临指导工作现在就坐在了审讯室。”

“闲话少说,你的案子自然有警察来问。”格瑞打断了闲聊,“我们只想知道一件事,你上面的一线和他的组织相关。”

“是这样的,我们无权介入对你的审判,但如果你告诉我们,也算是为国家重要行动作出突出贡献喔。”金接过了话头。

“知道喽。”男人挺了挺腰杆似是为了提提精神,“不过在这之前,给我根烟行吗,平时摆着架子实在不方便抽。”

“你!”气得站起来的金又拖得椅子发出刺耳的噪音,然而格瑞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你去拿给他。”

望着金小跑着离开房间的背影,男人看着格瑞玩味般地说:“你好像很在意那位小同志嘛。”

格瑞盯着他的眼睛冷冷道:“我们都很忙,请你到时候不要浪费时间。”而男人没回他的话,眼睛移过去看向别处。

等金找来烟和火机,男人点上吸了一口满意地叹了口气,金皱了皱鼻子没吭声。

一支香烟燃完一半的时候,男人开了口:

“我和上线一般大半年联系一次,只要你们继续留着我的职务不曝光,他半年之内大概率察觉不到——嘿嘿,多挣几个月工资嘛。”

“上线和我们交谈大多用造假号码和变声器,听起来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的声音,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用。”

“他手下有一大帮人,做这个只是副业,好像是为了弄到大笔钱搞什么厉害的研究——谣传是人体试验,这也是我听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

“交易地点每次都是在城郊的一所废弃的天文观测站,每次都是拿货后线上给钱,我也没见过真人。”

“好了就这些。”男人把几乎燃尽的烟蒂扔在桌上,“你们可以走了,如果能帮我说说好话我会很感谢的。

格瑞和金走到门口准备出去的时候,男人突然又没头没尾来了一句:“也许你们找外国人问问能知道更多?”他对上了金那双洁净的蓝眼,“小同志很可爱,我个人祝你们好运。”

……

到了外面,格瑞思量再三还是打算带金去天文观测站找找线索。开车行驶在公路上,格瑞明显感到副驾驶的金有点局促不安,良久,只听他怯生生地开口:

“格瑞……你说他们那个组织会不会……和当初那个?”

格瑞腾出一只手轻拍金的手臂,示意安心:“我有同感,到地方看看再说。”

走进研究站一眼望去除了几根房梁什么都没有,到处都积满了灰尘,断了电所以灯也打不开。二人摸出手机往里走,这里一共就两层,第一层一眼能望到底,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废弃后鲜有人来,简直是鬼片取景现成场所。上二楼的台阶能看得出灰尘分布深深浅浅,上次有人来这里至少也是数月之前了。走到二楼,这里的光景与一楼大同小异,只是几块纸板遮住窗户的地方有张电脑桌,想是堆货用的,几个抽屉和柜子里空无一物,格瑞正打算招呼钻到桌子底下的金到别处看看,却见金鼓捣几下从放键盘的滑轮板底部撕下一张纸。

“格瑞你看,这是个啥啊?”纸上附着了不少灰,但看上去不旧,不似原本在这里工作的人遗落的东西,而且……为什么有人会把一张纸贴在那个位置?格瑞拿着纸仔细端详,纸上没有文字,只有一张图,借着灯光看,好像是个黑洞模拟图……

“银河系中央的黑洞?先收着吧。“格瑞把纸放好,四面环顾不存在没看过的房间或没注意的暗门,再待下去没有意义了,便示意金跟上,转身下楼离开。

回家的车上,二人都沉默着,思考纸上黑洞的意义,废弃的观测站平白无故出现的印有一个黑洞的纸,怎么想怎么蹊跷。好消息是找到个线索,坏消息是线索也断在这里……最后还是金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勾——魂——啦!”金一听着铃声就垮下了脸,被用自己扯着嗓子嚎作特别铃声的人,正是组长丹尼尔,而格瑞听了这声音嘴角一抽,车堪堪颠了两下——不得不说,这铃声简直有够奇葩的,不过丹尼尔总不会无事来电慰问,看来……是又有活儿要干了。

“来了再说吧,这事儿和你们的朋友还有点关系。”金感觉电话里丹尼尔催他们回来加班的声音充满着愉悦,“简而言之就是雷狮摊上事儿咯。”

  急匆匆来到丹尼尔办公室,却见上司已经沏好一壶茶等着二人,金一进门没待坐下就问:“到底是怎么了?”丹尼尔也不恼,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一张照片,“这人你们认识吗?”

金拿起相片横竖多角度看了看,“这谁啊,和雷狮学长挺像的,亲戚?”

“那是他大哥。”格瑞说,“不过不是早年断绝关系移民外国了吗?”

“还是格瑞说到点子上了。”丹尼尔兴趣使然般给自己倒上一杯茶,转手把几张文件放在茶几上,“坏就坏在他出国了。”他不慌不忙喝了口茶,“雷家在国内家大业大你们也是知道的,本以为雷大少爷只是去国外发展一下产业,结果刚刚得到情报他会在近日把一些重要机密资料卖给他国——目前了解到似乎是行星天体相关。这件事对我们危害极大,资料存储器现在应该还在他手上,你们去毁了,至于人杀不杀,现场自己斟酌。”丹尼尔说完往沙发背后一靠,“好了,两位着手订机票吧,就这事儿。后续问题找情报科就行。”

“那雷狮学长?”相比任务,现在果然还是这件事对金更重要一点。

“他啊。”丹尼尔拿起办公桌上哈密瓜蛋糕的碟子,“暂时拘禁起来了,虽然断绝了关系,可雷狮毕竟在警察机关担任要职,我们也不好做人。”

“我们去看看他行不行?”

“随你们便,完成任务就行。”

临要走了,一直没吭声的格瑞跨过门槛时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黄昏舞会?”

“聪明。”丹尼尔拿着小勺子在空着划了一个勾。

……

“这就是……所谓的拘禁?”看着远离城区的郊外大别墅,金发自内心的也想被拘禁,“这也太豪华了吧!雷三少爷你搁着度假呢?”

“不然你以为?关监狱吗?除了不能上网打电话其他都还挺好。”雷狮伤还没完全好利索,走路还有点颤颤巍巍的,卡米尔忙进忙出给来访的二人倒上水端上甜点——看来他应该是被特许陪着雷狮这个病号的。

“丹尼尔让我们办你哥,顺道来看看。”格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而金已经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草莓蛋糕上了。

“喔那个家伙啊,早都不是我哥了,你们随意呗。”雷狮往自己背后又加了个垫子,“别弄死就成,到国外被接见还真混得像个人似的,留他条命我也乐得以后看笑话。”

格瑞看了看他,低头把水杯放在桌上,意思基本是同意了。

“你提了要求不给我们点好处?”吃完一个草莓蛋糕不知为何金的胆也肥了起来,“请我和格瑞吃一顿?”

“好!”没想到雷狮答应得如此肯定,“话说回来上次的事你们还欠我和卡米尔两顿呢,要不今天一起还了?”

“怎么这样!”明白上了人家套的金一下子窘得满脸通红,还想和雷狮理论两句。

“哎拉倒拉倒,让格瑞大厨在这露一手就行。”雷狮朝厨房努努嘴,“冰箱里啥都有。你们麻溜儿的,我都好久没喝酒了。”

“大哥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我这不是……哎好吧听你的。”在卡米尔的眼神攻击下雷狮还是败下阵来。心里暗自寻思弟弟大了管大哥了该用什么手段藏两罐啤酒好。

这冰箱大的仿佛大户人家专属,其中三分之一塞满了各种甜点和甜点原料。格瑞拎出条羊腿和两块猪牛肉,又看看靠在洗碗池边的烤架,切片烤肉再煎个羊排蛮不错的,餐后反正甜点管够。把妄图溜走的金拽进厨房洗器具,操刀就交给卡米尔了。

羊排刷上蜂蜜和辣酱在烧烤架上烤着不多时就香气四溢,金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格瑞聊着天,却被两筷子烤肉堵住了嘴。刚烤好的肉凉上几秒就是吃的最佳时机,炭火炙烤下肉表面的油还在蹦着气泡,蜂蜜让味蕾在一瞬间爆炸般尖叫起来,辣椒硬生生锁住了大部分肉的香气并革除了羊肉的膻味,只留油脂包裹下肉的肥嫩,几番咀嚼过后甚至舍不得咽下,辣椒在咽喉中流连半晌却又把鲜美的滋味冲回口腔,让人紧闭着嘴一句话都不愿说。眼见雷狮慢悠悠扶着墙想来厨房蹭两口却又被卡米尔打发回饭厅坐着,金十分怜悯地又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

厨房里的三人吃完第一轮把烧烤架端到饭厅时趴着的雷狮分明散发着没有烧烤吃我要死了我真可怜的气息,目睹着弟弟给对方二人拿来啤酒而给自己兄弟两人倒果汁的场景,雷狮在沉默中挣扎着艰难开口:“卡米尔,你这啤酒哪里拿的。”

“大哥床底下,还有衣柜里的几罐我都拿出来了。”

完犊子,人生失去希望。

阴谋破产,雷狮只能寻求贿赂金这个小鬼头看能不能用什么借口给他空投物资补给——当初如果早点再搞好点关系就好了,雷狮这么想着。

……

一顿饭后不多时,格瑞和金二人告辞离开。雷狮坐在院中沙发上,外面又黑又静,天上有飞机飞过,灯光一闪一闪,须臾间也没了踪影。

此行不请自来,赴你黄昏舞会。


双线推进!时间线里埋了伏笔哦【为什么要说出来】

差点以为今天要咕咕,幸好晚上有时间写完了。

我真的是每天写完就发,存货什么不存在的。

不是简单的五个案件过关打boss呐,啥时候空出篇幅发展一下感情线写个番外啥的。

还有几天要坐火车滚开学了,到时候就随缘更新不定时咕咕。【真有脸说】

求红心蓝手评论关注啦qaqq有人看才有动力啊。

最后惯例,感谢您的阅读和支持!

评论(3)

热度(26)